南栀北宸

明月不渡,清风不染
金光瑶/苏白芷是心尖朱砂痣

但求朝夕

@古岚薰太太的点梗。

作为统御百家的仙督,金光瑶的日常时间有大多半都要被公务所困住。

大多数时候,莫玄羽都会坐在他的身旁。金光瑶处理公务的时候从来不避着他,莫玄羽本人也无心权势,只愿朝朝暮暮皆与那人相伴便足矣。

他总是极为安静的。只有在金光瑶皱起眉头时,他会奉上一块糕点一杯热茶轻轻走上前去揉开那人皱着的眉,落下一吻,是虔诚而庄重的,就像是捧着他唯一的神明,半点不敢惊扰到对方,从来不会让人感到轻佻。

莫玄羽其实不是一个很能静得下来的人。最起码在遇到金光瑶以前不是。可他现在也能坐在小桌的另一端,用手撑着头,看着金光瑶很久而不眨眼,那是他难以割舍的朱砂痣,是开在心口的白牡丹,是他诚惶诚恐许久后终于能够拥入怀中的神明。他不想错过与对方在一起的时间,哪怕只有一秒。

爱情总会使人改变。

就这样看着对方,他又忍不住想起那一夜。

“小羽,你还小,将感情认错了很正常”

“但我不能误了你”

他的心上人是那样的聪惠。然而他实在怕极了,他怕从那张脸上看见虚伪而又疏离的微笑,他怕他们的关系渐渐淡去从今以后莫玄羽只能与金光瑶做一对明面上的兄弟。他其实并不笨,从一开始他就知道金光善到底为什么会接他回来。但他不在乎那些权势,他不愿意那人站在对立面。

他知道他的感情十分荒唐,但他实在忍不住了。

“我不小了,瑶哥。我知道我对你的感情是什么,我爱你,瑶哥,我心悦你”

“但求朝夕”

信徒绝望的跪坐在地上等待着审判,然而出乎他意料的是,神明自神坛之上走下,轻轻环住了信徒,为他拭去泪水。

“玄羽啊”他听到那人在他耳畔轻叹,而后轻而浅的吻落在了他的眼旁,就像是羽毛拂过一样,飘渺而轻柔。

“若是有朝一日小羽后悔了”他似笑非笑,眼里即含着喜悦又藏不住悲哀“我便放手”

“不悔”莫玄羽紧紧拥抱着那人,抱着他隐蔽的欢喜。

木椅划过地面的声音将他从回忆里唤醒。

“小羽在想什么想的这样出神”

他们凑的实在太近了,连对方的气息都可以感受到。莫玄羽忍不住红了脸,伸手环住那人的脖子,以唇贴唇,以心渡心。

一面羞涩一面又大胆。

一吻毕,金光瑶理了理凌乱的衣裳,推开了门。今日难得是个好天气。

他转身像莫玄羽伸出手“金星雪浪应当开了,走吧,玄羽。”但有一句话,大名鼎鼎的仙督没有讲出来,他已经摘下了心中最充满生机的那朵牡丹。

又何必讲出来呢,他的小郎君已经在屋内羞红了脸。思及此,他笑得愈发温柔。

今日难得是个好天气,微风拂过花海带来典雅芳香,他们前些日子挂上院里那棵古树的红绳仍然交织在一起,古树下面他们一起亲手酿造的那坛酒还要过些时才能开封,少年最爱的糕点已经摆在了花海正中的亭子里。

最重要的是他们现在正并肩向那里走去,宽大广袖掩映下的手悄悄握在了一起。

但求朝夕。

————————————

其实玩了一个文字游戏。但求朝夕既可以理解成不求长时间的安稳,只求现在能够拥有。也可以理解成只想每一天都能看到你都能陪在你的身旁。

咳,其实这篇文是原著背景下的,所以,懂我意思吧


【记梗】金光瑶表示不行(一)

嗯,我发现我码字的时候脑洞特别多。
填坑? @红豆骰

——————

大概是主世界射日之争刚结束,金光瑶和蓝曦臣还处在暧昧期的时候,仙门百家开清谈会。

快要结束时,一道白光一闪【分世界一】的『老夫老妻曦瑶』出现在众人面前。好不容易两家各自确定了身份。

聂导“所以三哥为什么会穿着蓝氏校服?”

金子轩悄悄竖起耳朵,生怕自己的便宜弟弟会被蓝家抢走去当客卿。

阿瑶表示客卿是不可能当的,最多是做做蓝氏主母的样子。

#快来人,金公子要昏了#

主世界曦瑶相视之后双双脸红。

仙门百家:我们只是来参加个清谈会而已,为什么要被你们秀一脸?

好不容易人老夫老妻落了座,白光又闪【分世界二】的『澄瑶』又出现在众人面前。

羡羡:江晚吟!怎么回四?你为什么会弯?(还拐了我大嫂?)

蓝月亮:阿瑶……

餐桌上,【分世界一】的蓝曦臣全程紧握蓝夫人的手,阿瑶没挣开,也就任他去了。

【分世界二】金光瑶手上的紫电快要把众人闪瞎了。

主世界曦:我果然不是阿瑶的唯一了

主世界澄:……我不是,我没有,魏无羡你闭嘴

魏无羡笑得很大声。

但是他很快就笑不出来了。

他震惊地看着“自己”和敛芳尊一同从白光处走出,犹其是敛芬尊的嘴唇过分红润了。

艹,傻子也知道发生了什么。

【分世界三】的『A羡O瑶』给大家讲了一个完全不一样的故事。在那里魏无羡没有被江枫眠认出来,金光瑶也没有认祖归宗,改名温瑶。些许是因为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的原因,那边的温家总体来说还算是太平。

——顺带还给众人普及了一下abo知识

主世界魏无羡表示:道理我都懂,可是你俩为什么会在一起?

A羡:青梅竹马,孤a寡o,情难自禁,干柴烈火……

o瑶:……你闭嘴

A羡笑着亲了他一下,o瑶脸红,主世界金光瑶一脸冷漠。

蓝大想闭关。

但是接下来有越来越多的情侣从那道白光中走了出来。

然后众人就有新电视到了以下这些神奇的搭配。

【分世界四】的『向哨向恶友』

【分世界五】的『师徒情深温瑶』

【分世界六】的『水仙瑶瑶』

【分世界七】的『聂瑶/桑→瑶』

【分世界八】的『现代向凌瑶』

【分世界九】的『骨科羽瑶』

…………

沉默,是今天的仙门百家。

大家好不容易从仙门第一的颜值断了袖这种十分令人感到震惊的事实之中缓过神来,又被接下来接二连三的小情侣吓到蒙圈。

不由在心中感慨不愧是金光善的儿子。

主世界金光瑶感到很累。

主世界蓝曦臣不仅感到累,还有点委屈。

#

#

#

只是一个十分钟急性脑洞,觉得很有趣就模模糊糊凭借着大概印象写下来。

有没有后续没有办法保证,应该会开小剧场,因为最近很想看这种题材。

与金光瑶修成正果的到底是谁?(十一)

<<瑶芷真的是亲情!!不要被天机中那些似是而非的伪历史带混。

   <<梗来自  @SaraSara  太太,已授权。这位神仙太太的伪历史文我吹爆,各位可以去看看,本文与太太那篇可能会有不一样。

  <<原创亲情向女主苏白芷(没错我终于开始填这个坑了)不玩德国骨科。

  <<只有曦瑶是真,其余如恶友,澄瑶,聂瑶,桑瑶,苏瑶,瑶苏等都是绯闻

  <<cp粉互相撕,都认为自己家才是正宫,时间过去上千年,会有历史偏差(美好的误会)

  <<前世今生梗,内含私设,沙雕写手写正经文,不要在意那么多细节。

————————————

【‘’违心说破 一场好梦 山高水长不远送’


金秋十月,丹桂飘香。

群山环绕之中,四周的黑衣人被早已等待多时的暗卫处理掉了。亭中的公子恍若无闻的与自己对奕,举棋的手摇摆不定。

暗卫跪在原处,刺客的尸体就近埋在了枫树下。

于是黑子落下,他施施然解开半银面具,眉心的朱砂明丽的过分。

“这枫树,倒是长势喜人”

最后却是折了一枝桂花枝丫。随着动作裸露出来的手腕上,系着根暗金色的细线。


‘寻寻觅觅夜深深邃的夜灯     恍恍惚惚入眠眠不透清冷

又害怕什么痛何惧这从容’


公子穿过层层庭院,推开木门,将桂花随手插进桌上的白玉花瓶中。

桌旁美人轻皱着眉头看着面前的药碗,公子半哄着把药给人喂了下去。

他将金线系在苏白芷手腕上,她只盯着瓶中的桂花

“我这里,怕是养不活它”

“无忧还是太急了”那人笑着对她说“乖一点……无忧,听话。”】

『wtf!敛芳尊真把人养到深闺里了?另类囚禁?』

『瑶芷也要开始相爱相杀了吗?』

『浮幽考古系学生对着那条金线发出惊疑不定的尖叫。瑶芷szd,锁了锁了』

『病弱芷,瑶哥太会了!』

『敛芳尊心中,其实未必高兴』


金光瑶:……

苏白芷:……

这是什么大型风评被害现场?

#我不是,我没有,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两人对视了一眼,有人勾起了唇角。

天机这盘棋,有了突破口了。

金光瑶目光在众人周围绕了一圈,有些困乏的闭上了眼。

是谁,有这样的耐性财力人力与双商?

他感觉到有人牵住了略显冰冷的手,那人身上檀香与玉兰混合的清浅香味莫名使人心安。

蓝曦臣啊,他在心底轻叹一口气。

……蓝曦臣……

……二哥……


【‘’与子成说 死生契阔   不过是古老的传说’


玄衣少年被送下金陵台,他挣扎着固执的转过身,直到他精疲力之时,那个一直带笑的哥哥也没有出现。

他不知道,有人在制高处怔然看着他被送离的方向。


‘执子之手 与子偕老 只剩在回忆里斑驳’


秦愫一针一线认真地绣着小儿的衣物。从前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娇小姐此刻坐在阳光下,心甘情愿的做着并不是很熟练的针线活。

可是她的身旁还有阳光所照射不及之处,她全然不知丈夫与母亲的笑意下藏着些什么不可见天日的无奈。

此刻尚有阳光,是个难得的好日子。】


『愫姐:正室在此』

『金种马万恶之源!!!!万恶之源!!!!他就应该入畜牲道啊啊!!!』

『玄羽小天使,我的眼泪不值钱』

『万恶之源金光善#cfhfffs$gcsfn&*sscfh』

『一个献舍,一个自杀,一个棺中近乎散魂才得已归位,果然还是想弄死金光善』


金子轩沉默了很久,转身时看到江厌离在他身后轻柔的微笑着。

于是他也跟着笑了起来。

总是要学着长大的,为了守护那些想要守护的人。


【‘对影婆娑 此生交错  怎可面对擦肩而过’


“江宗主,阿凌还小”

“阿凌,见到舅舅应该怎么说呀?”

“阿凌前日才刚刚与我念叨说想念莲花坞的莲子,这不,江宗主您就派人送来了”

“江宗主……”

“江晚吟!”

这偌大莲花坞与金陵台,陡然之间空旷起来。


‘执手泪眼 相望无言  题笔那句不肯苟活’


那个骄傲到不可一世的男人为他低下了头。

温若寒为少年理好温家校服,看着少年身上似乎即将就要燃烧起来的耀眼火焰,满意的笑了。

少年站在原处,不知所措。】


天机暗了下去。

电闪火时之间,金光瑶似乎抓到一点思绪。

他看着那个闭目的少女,少女睁开了眼。

她的手上系有一根金色的细线,流光溢彩。他记得在很多年前,那人摸着它笑着对他说“我的道心不稳的”

“比翼彩”他无声默念。

后人胆子倒是大,不过他也不会计较什么就是了。

后人在规则边缘试探。前人因此得以改变命数,后辈借此平安渡过劫数。

互利互惠罢了

————————

“比翼彩”:情丝所炼,情丝原主情绪波动较大时自动记录周围所发生之事。

理论上来讲,除情丝原主外陌生人不戴,除非二人之间牵绊至深。

抽去情丝后不生男女之情

长乐殿下其实修的是不完全的无情道


<<下一章前人与后辈跨时空提问

芷姐瑶哥开始怼人

有曦瑶实锤出现——蓝怀瑾什么的后辈

我终于想起来了,这篇文章竟然是有剧情的。


与金光瑶修成正果的到底是谁(特殊篇)

昨天写到那群世家小姐的反应(简直就是我本人了)。大家的关注点都在本子上面,既然如此,就干脆来个全集好了。

————————

∥苏瑶《我与下属不得不说的二三事》
他,金光瑶,是仙门百家之中尊贵的——仙督。他,苏涉,因为记名之恩追随着他,是他最忠心的下属。一次意外的醉酒,月下惊鸿一瞥让他认清了自己的内心。“宗主,我会一直追随着您”低垂下去的眼眸中是难以掩饰的欲望。

∥恶友《仙门欢:貌美仙督99次出逃》
那人为他取字,包容他,纵容他,利用他,让他成为自己手下最锋利的那把刃。一次又一次的算计,不知谁又把自己落在了陷阱里。
“别……成美……嗯啊”
“错了,仙督大人利用我时可是毫不手软——叫声夫君,我就就饶了你。”

∥羽瑶《兰陵秘史:弟弟太爱我了怎么办》
他们本是同父异母的亲兄弟。然而不知何时起,这份感情已经悄悄变了质。牡丹层层绽开,花中的少年死死盯着远方的身影“瑶哥,我心悦你”
这份感情又该何去何从?

∥曦瑶《二哥,求放过》
相识于末微,那个白衣仙人直直闯入他的心房。他唤他“阿瑶”,语气带着自己都未曾意识到的亲呢。
一步一步登上至高尊位,却始终不忍伤人伤害那人一分。谁又成了谁的心尖朱砂痣,谁又成了谁的心头白月光?

∥羡瑶《霸道老祖爱上我》
因为一场意外,本该是互不干扰的两条平行线意外相交。明明是笛声起走尸扬的夷陵老祖,却被那人的微笑迷了眼。这场相逢的背后到底是两颗真心还是一场无声的阴谋,早就无法说清了。

∥澄瑶《傲娇尊主的小逃妻》
因为一个孩子,两人不得不共同肩负起相同的责任。一次又一次的接触,从满园灿烂雍容的金星雪浪,到泛舟湖上触手可及的莲花,他们渐渐习惯了彼此的存在。
“莲花坞还缺一个主母,阿瑶”那人装作浑不在意的说出。许是那日的莲子太甜,他的心也跟着暖起来。

∥聂瑶《大哥在上:夜夜欢》
鲜血滴下,恶意丛生。极致的黑暗下掩盖着的是即将喷涌而出的爱意。聂明玦本以为自己能够护着那人一生,结果却给了他致命一击。
红帐翻涌,心上人的躯体明明就在身下,却仿佛隔着一道永远跨不过去的坎。

∥桑瑶《腹黑宗主俏仙督》
他装作天真朦胧一问三不知,只为了能够有更多的时间与心上人接触。计划渐渐收尾,猎物已经在不知不觉中走向了他所设下的温柔陷阱中。
直到那天,他意外发现兄长身亡的真相与当年早该被时间冲刷掉的秘闻……

∥温瑶《仙门虐爱:师父我错了》
他宠他入骨,给予他想要的一切——名声野心权力金钱与功法……金光瑶不是温若寒圈养的金丝雀,而是即将展翅的雄鹰。他为他铺好一切路,却意外发现了那人的背叛。
“师父……嗯……我,我错了……啊”
为他带上锁链,喂下禁药,男人笑得残忍“小瑶儿,为我诞下一个孩子吧”

——————

我果然还是一个沙雕写手

【伪历史向/cp粉混战】与金光瑶修成正果的到底是谁(八)

       <<梗来自  @SaraSara  太太,已授权。这位神仙太太的伪历史文我吹爆,各位可以去看看,本文与太太那篇可能会有不一样。

  <<原创亲情向女主苏白芷(没错我终于开始填这个坑了)不玩德国骨科

  <<只有曦瑶是真,其余如恶友,澄瑶,聂瑶,桑瑶,苏瑶,瑶苏等都是绯闻

  <<cp粉互相撕,都认为自己家才是正宫,时间过去上千年,会有历史偏差(美好的误会)

  <<前世今生梗,内含私设,沙雕写手写正经文,不要在意那么多细节。

  ————————————

       屏幕渐渐黑下去,就在众人以为这次视频就要结束之时,节奏轻缓的音乐响起。“打脸进行时”五个大字好不飘逸。

       金光瑶的手下意识放到恨生上。

       江澄开始转动手上的紫电。

       聂怀桑还在玩着他的折扇,只是扇动的频率稍微快了一些。

       同样手持折扇的苏白芷轻抚着扇柄上的机关,默不作声。

【‘等不到鬓雪相拥 重饮渭水畔 那一盏虔诚’

        雪停了,金光瑶为金凌披上披风,明明是最应阖家团圆的除夕,金陵台上却难掩冷清。

        尚且年幼的小团子拉着小叔叔的衣角,奶生奶气的问道“小叔叔会一直陪着阿凌吗?”

        金光瑶的笑意似乎淡了几分,他想了想,说“会的,小叔会陪着阿凌的”

        可这世界上,从来没有永恒。

‘终究是绸缪青冢 替我将灞桥柳供奉’

       又是一年冬,当年的小团子已经长成了能够独挡一方的宗主,他的身边也没了那个八面玲珑的身影

       “小叔叔,你食言了”少年人红了眼眶,泪珠欲坠,最后也只能闭上眼。

        总归是要学着长大的。】

  『天真的我真的以为“打脸进行时”就是那种很欢快的视频』

  『前面的,那个叫做真香』

  『阿凌不哭,姐姐爱你,陪你』

  『几道菜啊醉成这样』

  『金光瑶其实到最后也没有伤害金凌』

  『君子如兰,大小姐,我喜欢你。』

  『金凌,字如兰。兰陵金氏第六十七任家主。与其舅舅三毒圣手一样,在十字开头的年纪扛起家族。』

       金子轩看着屏幕上的身影,轻轻揽着江厌离。

        那是他和阿离的孩子,他是枝头初绽的金星雪浪,虽然青涩却耀眼。

        因为“天机”的存在,他会得到世界上最好的一切。再也不会有人能够骂他“有娘生没娘养”,他也不必抱着岁华痛哭了。

        他的阿凌会在父母,外公外婆,小叔叔和大舅二舅的呵护下平安长大。

【‘来世再漱月鸣筝 也许还能道声 久别珍重’

       莫玄羽坐在献舍阵法中,嘴角轻轻勾起,那一刻他清醒的过分。

      他唤一声“瑶哥”,那是他留给人世的最后一句话,也是他求而不得的爱。

     

‘天意总将人捉弄 怎奈何 身不由己情衷’

       莫玄羽献舍成功,魏无羡于十三年后重返人间。

       观音庙里,顶着莫玄羽面容的魏无羡用七十二颗桃木钉使金光瑶不入轮回。

       没人注意到的角落里,有一小片灵魂苦苦挣扎。】

      『表白玄羽小天使』

      『那一片灵魂是不是莫玄羽的?献舍完了他不是就魂飞魄散了吗?』

      『玄正年间真的是修真史上最烧脑的时代了,大佬辈出』

       『一个莫玄羽,一个秦愫。实名心疼瑶瑶』

       『补魂这种事情,长乐殿下不是很擅长吗?无论是浮幽还是南华,莹安等大陆好像都有记载。』

       『她补玄羽小天使的魂干嘛?说不定是人家献舍阵法出了点问题。』

       “我看起来像是懂那种问题的人吗,成美?”苏白芷瞪大了眼睛,一脸无辜。

       眼看着众人的目光都落在她身上,她折扇刷的一下就展开了,挡住了半边脸“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你们不要随便污蔑我。”藏于袖中的手紧紧握住了衣袖隐袋中的银红色小珠子。

        #聂怀桑上身?#

        #你们玩折扇的都这么难搞吗?#

【‘于万人中万幸 得以相逢 刹那间澈净明通’

       犹豫了许久,孟瑶还是将蓝曦臣救了回去“罢了罢了,不过萍水相逢,待到他伤好了,也就毫无交集了。”

      救回蓝曦臣是他少年时的善心,也是他们日后剪不清理还乱关系的开端。

     

‘成为我所向披靡的 勇气和惶恐 裂山海与堕苍穹’

      聂家军帐内,聂明玦向他与蓝曦臣互相介绍对方,两人的目光猝不及防相对。他展颜一笑“泽芜君,我是见过的。”

     后来成为金氏宗主,拜位仙督,身旁也总有那个白衣仙人的影子。

     往后余生皆有你。】

    

   『雪尽泽芜空朔月,花尽敛芳徒恨生』

   『说好的萍水相逢?再无交集?嗯?』

   『打脸来的太快。』

   『但其实若是真的如瑶瑶所说“萍水相逢,再无交集。”说不定结局就会变得不一样。』

    『若是真的要做到,那就只有瑶瑶没有参加射日之征这一条路。但是如果没有瑶瑶卧底温家的话,射日之征保不齐还要再打个三五年。』

     『说到底还是缘』

     『雪尽泽芜空朔月,花尽敛芳徒恨生』

      云生不知处内,蓝启仁沉默地看向屏幕。他并非真的古板顽固到不知变通——毕竟有忘羡那个例子在前——两人的情谊他也多多少少能够看得出来(尤其是他家大侄子的)。

       只是要踏上那条路需要付出的代价,未免有些太大了。世人的非议,身为宗主需要承担的责任……还有,子嗣。

      蓝家专出痴情人。

——————————

      然而这些当事人万万没有想到……

      “你磕曦瑶还是羽瑶?”几名打扮的很是端庄的世家小姐此时正凑在一起。

      “我磕澄瑶!我跟你们说,奶爸组带孩子简直不要太好,严父慈母,一家三口”

       “不是,就没有人站桑瑶的吗?”

       “聂怀桑?我这有一本《腹黑宗主俏仙督》,你要不要?”

        “阮阮,上次的那本《仙门虐爱:霸道师父我错了》在哪儿?”

        “你等着我给你拿”

       

       

【伪历史向/cp粉混战】与金光瑶修成正果的到底是谁(六)

       <<梗来自  @SaraSara 太太,已授权。这位神仙太太的伪历史文我吹爆,各位可以去看看,本文与太太那篇可能会有不一样——比如在之前的视频中没有出现瑶瑶的六杀。

  <<原创亲情向女主苏白芷(没错我终于开始填这个坑了)不玩德国骨科

  <<只有曦瑶是真,其余如恶友,澄瑶,聂瑶,桑瑶,苏瑶,瑶苏等都是绯闻

  <<cp粉互相撕,都认为自己家才是正宫,时间过去上千年,会有历史偏差(美好的误会)

  <<前世今生梗,内含私设,沙雕写手写正经文,不要在意那么多细节

  ————————————

  魏无羡恍惚间觉得回到了当年听学那段时间——那时候他也是这般想将那屏幕砸碎。一时间也没有注意到自己究竟说了什么。

  等到江澄略显迟疑的声音在耳畔响起时,已经来不及改口了。

  ——师妹,你快闭嘴。你没看到金光瑶背后都开出黑百合了吗?

  ——吾命休矣。

  

  【“我瞧敛芳尊的模样便很得我心呀。”

  “魏公子说笑了”

  玄衣公子也不恼,只是摘了面具,一步步向花丛中那人走去。

  他那双多情的桃花眼凝视着你的时候,很容易让人产生你是他的全世界这种误解。

  身后星河璀璨,一眼万年,不过如此。

  “魏公子的伤怕是已经好了吧”那人轻抚花瓣,唇间弧度却是渐渐涅没。

  “不必如此的”

  他望着花丛,那个会藏在这里的少年,那个会元气满满喊着他“瑶哥”的少年这一次没有出现。

  以后恐怕也不会了。

  魏无羡少有的愣在原处,金光瑶抬起头时仍在笑着。

  孤寂又廖然】

  

  [猝不及防就是一口刀]

  

  [玄羽小天使!!!呜呜呜呜我哭的好大声呜呜呜]

  

  [羡羡我求你了,你抱他一下好不好,无关情爱,只是给他一点活下去的温暖好不好]

  

  [眉间点血,衣上牡丹,愈笑愈孤寒。]

  

  [金光善那个老种马请原地死亡,谢谢]

  

  [莫玄羽是老种马的孩子,秦愫也是,如果不是他,如松会很幸福吧。]

  

  [其实他们两个同样背着天下的骂名,同样聪慧,又同样为仙门百家所迫害,应该是能理解对方的。]

  

  不提秦家的混乱,这边江厌离想了想秦愫好像确实对金光瑶芳心暗许,好几次借着来找她的名义偷偷看他。

  原先和金子轩说的时候两人都觉得没什么,甚至还比较看好这一对郎才女貌的“佳人”。

  现在……

  这哪是夫妻相啊!分明就是遗传基因!

  这婚哥哥我不同意,坚决不能结!

  ————————

  四天后,秦家与金家彻底绝裂。只是秦愫的去处成了问题。

  “秦姑娘若是愿意,不若与我同游”她向金光瑶无声比了一个放心的口型“不知秦姑娘意下如何?”

  “小女浮幽苏白芷,阿愫可信我?”

  后来金光善重伤,金夫人深入简出,这场闹剧也匆匆结了尾。

  

  “秦姑娘,往事随风,何必拘泥于这寥寥一方天地。”她只说这么多,也只需说这么多。

  有些事情旁人再怎么努力也无用,真正要走出来还得看自己。

  这人世间的无力有太多太多,爱别离怨长久阴阳相隔又或是可念不可说。到最后也只能叹一句

  “造化弄人”

  这其中的种种艰辛,哪怕是旁人看着再如何感同身受,也到底是不一样的。

  无从相劝,那便不劝了。

  

  从竹居中走出的苏白芷看了看候在门外的金光瑶,眼眶突然就红了。

  “我在她身上看到我那时的影子”茫然无措,心死如灰,承受着来自至亲之人最直白的伤害。

  这句话没头没尾,但金光瑶明白。

  “无忧,还吃糖葫芦吗?”

  “我又不是三岁小孩子了”

  我明白你所有的苦楚无奈,也知晓你故作伪装的微笑下,是怎样伤痕淋漓的一颗心。也许你仍未释然,但我亲爱的妹妹/兄长,我希望你这一生能够长乐无忧。

  “兄长”

  “嗯?”

  “你身上有玉兰花的花香”

  她从袖中拿出一个锦囊,里面有一根红线,带着莹莹药香“愿兄长与挚爱白首不相离”

  这是我能给你最好的祝福了。

  

  【“姐妹们,四天了,陈总终于更新了。回忆杀我可以!!糖中带刀,刀中含糖,前面的伏笔全填上了。你陈总还是你陈总。千年前的那些前辈其实各自都有各自的立场和坚持,谁都不能算是绝对的恶人——至少没有人从一开始就是恶人。站在他们的立场上,每件事都有情非得已,可起码他们能去做了。”】

  

  [你羡,夷陵老祖修鬼道,可他归来仍是翩翩少年郎,怀赤子之心。血洗不夜天是因为至亲死于眼前,但杀了就是杀了,无可狡辩。]

  

  [他们不能算是真正的圣人,却能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给大家讲个笑话:千年前的仙门百家刚正不阿。]

  

  [是非在己,毁誉由人]

  

  [你瑶,在位期间确实是那个时期发展最好时间段。瞭望台不知帮了多少偏远百姓和小家族,但他六杀之罪也是真真切切。]

  

  [夷陵老祖死后,仙门百家一边用着他的发明一边辱骂他,他认了的罪最加以扭曲,不认的罪强行摁上。]

  

  [敛芳尊死后,给他恶名加身的多是曾受过他恩惠的。仙门百家大多人总认为自己比他高贵,可他们中有多少人能真真切切为百姓考虑。]

  
————
白芷的剑名“辞镜”,取自“最是人间留不住,朱颜辞镜花辞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