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栀北宸

明月不渡,清风不染
金光瑶/苏白芷是心尖朱砂痣

假如金光瑶一心求死(五)

一边听歌一边写,突然发现这个系列和《伶人》里面有几段歌词还是比较吻合的,建议搭配bgm一起食用

——————

向来心是看客心

奈何人是剧中人

我本满身风尘

岂敢追问,此情有几分醉几分真

————————

金光瑶醒来时身上的伤口已经处理好了,那身染血的里衣也被换下,除了手腕处那略显狰狞的伤痕,昨夜发生的一切仿若是一场梦。

一场困扰了蓝忘机多年的噩梦。

被那双琉璃色的眼瞳注视着的少年郎浑然不觉,只是神色漠然地看了一眼手腕。手腕处的活动势必会牵扯到伤口,但是金光瑶穿衣的动作只是稍稍慢了一些,连眉头都不曾皱过。他冷静到仿佛受伤的不是他自己。

蓝忘机不喜欢他这副神情,好像这世上没有什么值得他放在心上一样。那双眼睛确实漂亮,但绝不是一个少年能够拥有的——或者说,绝不是一个对人间还存有期望的人会拥有的。

他的眼晴很纯澈,没有他所熟悉的那些痛苦,不堪,疯狂与偏执,也没有野心,所能感知到的只有寂寥。

这绝不是单纯,更像是一场烟花绚烂之后归于平静的夜幕。

他原以为一切还未曾发生,这一次能够赶在一切开始之前将金光瑶好好护着,此刻才后知后觉

——在这样一个世道里,他的出生似乎就是原罪

太迟了

那样真诚的救赎,来的未免太迟了些。

他突然就想起,前世金光瑶在那冲天的火光中难得卸下了那副温善的伪装,挑起一个称得上是讥诮的笑,然后也是用这种毫不在意的态度轻轻抚平了衣裳上的折皱与焦痕,他说:“含光君,你不会明白的”

然后他便不再言语,只是以一种虔诚的姿态走向火中,郑重的像是在完成某种仪式。

蓝忘机几乎恍然地察觉到,他那时,应当是有一些高兴的。有细碎的火光映在金光瑶眸中,又有心火自眼底升起,于是那双眼睛便瑰丽的惊人——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有生气。

该是走过怎样的人间荒凉,才能有那样眷恋安然的模样拥抱死亡?

一道结界,咫尺之隔,阴阳两不见。

#

客气礼貌而疏离的道过谢后,当日下午金光瑶便租了一条船。

他难得很认真的思考了一圈身边人的行为,沉思许久后终于从那些被层层覆盖的回忆中找到了最初的记忆。

于是金小公子做了一个决定:他要去听学。

虽然说继续留在金家可能还会有主动送上门来帮他解脱的杀手之流,但在金夫人和金子轩双重防护下,他根本就没有办法对自己下手。

还有金光善……最近派来刺杀他的杀手更多的变成了试探,老狐狸的眼神也怪怪的。毕竟前面出了那两个例子,保不齐那一天……

这么一想,去听学似乎是个不错的选择呢。

他望向岸边,有锦衣华食的公子哥与江边的浣纱女一眼定情相顾两羞,也有家世清贫的夫妇俩协手走向闹市,还有缩在角落里的乞儿睁大眼睛看着每一个过路人

这一眼过去,便是人间百态

他从前因己苦而知众生苦,现在他也许仍怜悯众生

但他已经不将自己的性命放在眼里了。

本是红尘过路客罢了

#

金子轩找到金光瑶的时候真是日薄西山之时,夕阳把江面渲染出了一派艳丽之景,一袭云纹长衫的公子坐在船面上,不知引得多少姑娘暗许芳心。

金子轩脑中警铃大震

他肤白貌美的弟弟,夜不归宿就算了,换了衣服也算了,怎么偏偏就换的是蓝氏的衣服!看看他这一脸虚弱样,再看看他身上新换的衣裳,脑中不由联想到前世无意间窥见的那些在私底下流通的诸如《敛芳独绽》这类(在哥哥眼里简直就是)歪门邪道的书籍。

仙门排行榜第三的那张俊脸白了又红,红了又白

——————————

好像还赶上了情人节吖,为了证明我还活着



曲江临池柳

让我看看有多少人猜出我了

all瑶all大逃猜:

曲江临池柳 


   

设定清奇,邪/教盛行,大量魔改,不适绕行。 


   


   

    云萍城来了个奇怪的人。 


   

    一袭月白长衫,面容精致一身贵气的公子,偏偏爱往那风月场所去。 


   

    公子出手很大方,点的却不是时兴花魁,都是些在楼里许久的“老资历”。也不做别的甚么,只是叫人弹一首曲子。 


   

    隔着做工粗糙的屏风,公子白玉般的手上捧着一盏热茶,水汽袅袅升起化在空气中。 


   

    花楼里姑娘们的琴技多是锦上添花,权当助兴,做个唬头,顶破了天也就是个中上水平,实在称不上有多好。公子也不做个表示,只静静的听着。 


   

    待到手中那盏热茶凉透,递给姑娘一个锦盒,姑娘也就自己退下了。 


   

    盒子里的东西有时候是做工精致的金步摇,有时是成色极好的翡翠镯子或者是枚夜明珠什么的。 


   

    都是些金贵的物什。 


   

    那人的表情也不见有什么变化。久而久之,就成了一个怪谈。 


   

    魏无羡决定会见这个怪谈的当事人。 


   

  # 


   

    “原来是孟兄啊”一身玄衣,拎着壶酒的夷陵老祖像是远道而来的故友一样自然的进了院子。 


   

    月光下烹茶的孟瑶,缥缈得像是画中人。 


   

    “观魏公子的模样,想来是重新结丹了” 


   

    平心而论,夷陵老祖那张皮囊,确实是极为俊朗的。如今重新结了的丹,身上似乎也恢复了一些少年气,仿佛又是那个丰神俊朗的云梦少年郎。 


   

    不知要迷倒多少小姑娘。 


   

    “魏公子夜半而至,莫非只为喝杯茶。”换作从前,他大抵还会拐着弯子来套话,但那样实在太累了。从前的金光瑶会那样做,现在的孟瑶不会。 


   

    “孟兄真是……”他像是想到什么很愉快的事,后面的几个词却是淡的几不可见。 


   

    “想来讨个答案,孟兄当年为何还那么大的代价,替我重返修仙道?” 


   

    这天底下何时有免费的午餐 


   

    孟瑶闻言停下了手上的动作,就这样看着他。院中只点了一盏灯,淡黄的光晕在对面少年的脸上,真真是应了那句老话“灯下看美人” 


   

    魏无羡的眼睛真的很漂亮,像是一汪泉水般澄澈,无论世事如何,总是无法叫其浑浊起来。 


   

    千帆阅尽,归来他仍是翩翩少年郎。 


   

    为什么帮他呢? 


   

    孟瑶笑了,很浅很淡,像是月光下悠然绽开的昙花徒留芬芳。 


   

    “大抵,是因为魏公子生的好看吧。” 


   

    不光是魏无羡,连正在兴致勃勃看直播的群聊成员们都齐刷刷的懵了。 


   

    『九公子:这个答案真的是很清纯不做作』 


   

    『妲己:妾也生的好看,瑶瑶看看妾吗,妾比他好看多了。』 


   

    『玄女:?』 


   

    魏无羡被他一击直球吓到,有些不自在的低下头。 


   

    孟瑶斟了盏茶予他,却恍然发觉这番姿态,像极了一位故人。 


   

    他又不可抑制的想到了另外一个少年,一个如今已经不存在的少年,一个因为献舍再无来生的少年。 


   

    莫玄羽 


   

    他将自己的情绪收拾的很好,可惜对面坐的是夷陵老祖,一个同样敏感并且时刻关注着他的人。 


   

    又来了,魏无羡有些苦恼的想,阿瑶究竟透过我在看谁呢? 


   

    嫉妒包裹着他的心脏,让他几乎想要不顾一切地冲上去跟人告白。 


   

    可他不敢。 


   

    于是一身酒气的少年只好半真半假的借着酒劲抱住了心上人。 


   

    “阿瑶,爱上一个人是什么样的感觉?”灼热的呼吸喷在脆弱的颈脖处,酥麻且痒。 


   

    『玄女:这个眼神是在看心上人,我不会认错的。 


   

      妲己:妾不喜欢他的眼神,瑶瑶难道忘了我们在百凤山…… 


   

      沈九:同是男子,有何可惧? 


   

      系统提示:向天打/飞机向沈九发送指定红包《春山恨》 


   

      沈九:? 


   

      沈九已领取《春山恨》 


   

      沈九:艹 


   

      金光瑶:魏公子未来有道侣的。』 


   


   

    这世上当真有因果。 


   

    譬如金光瑶自己,原本应当魂飞魄散,这世界自然也就没了他这个人。可惜他得了机缘,阴差阳错入了一个『万界交流群』于是得以保全魂魄。 


   

    但是他原先存在过的痕迹已经被抹的干干净净。 


   

    所以当他重新回到自己的世界时,无论是在什么时候都不会出现两个他。 


   

    因为他是不该存在之人,在此方天道之外。 


   

    相驳又相融。 


   

    那么原先与他密切相关之人的命数,自然会发生改变。 


   

    比如孟诗。 


   

    今日来弹琴的是个小姑娘,不过也才十五六岁。他皱了皱眉,听到姑娘琴声的那一刹突然愣住。 


   

     “这琴技,你是跟谁学的?” 


   


   

    那位神秘的孟公子给花楼里的一位姑娘赎了身。 


   

    不出一日,这个消息就被秘密送到了各大家族族长的手中。 


   

    射日之争已经过去了很多年,可关于这位公子的传闻一直未曾间断。 


   

    坊间传闻他单枪匹马斩杀温若寒,一下子扭转了战局。 


   

    人云亦云,坊间传闻又有几分可信? 


   

    “你来啦”伏魔殿的大门关上,只有那个久居高位的男人,静静的在那里等着他。 


   

    他们甚至一起下完了一盘棋。 


   

    孟瑶没问温若寒为什么会知道他,记得他? 


   

    温若寒也没有对他当年的选择提出任何问题。 


   

    这对跨越了生死的师徒只是一起下了一盘棋,就像曾经无数次那样。 


   

    然后他说“杀了我” 


   

    棋盘下的暗格里放着一把名为恨生的软敛,可是这一次,少年握着剑的手却很稳。 


   

    温若寒神功已成,离飞升一步之遥。但是他没有办法飞升,因为此方天地根本不足以再支撑一位修真者飞升。 


   

    天道容不下他。他一直都知道。 


   

    “可那些宵小,又何配取我性命?”他说这话时仍然狂妄,却又带着一股无可奈何。 


   

    他说“杀了我” 


   

    于是利刃穿心而过,少年抱住即将死亡的长者,无声地红了眼眶。 


   

    温若寒其实有很多话想说,他想问他的小瑶儿踩着他的尸骨一步一步走上高位是什么样的感觉?他想问他悔不悔?……那些年过的好不好?他想问他知不知道前世自己的魂魄其实一直跟在他身旁。 


   

    可是这些其实都已经没有意义了。 


   

    他看他的小瑶儿避开其他人偷偷为自己立了一座坟。他看着他在金家忍辱负重一步一步爬上最高位。甚至到最后他还亲眼目睹了他那一份隐晦的,绝决的告白。 


   

于是爱也好,恨也好,通通一笔勾销了。 


   

从头到尾,那个少年郎连他的心意都不懂。 


   

    生命的最后一刻,他说“其实有想过为你改名温瑶” 


   

    可是后来发现,还是温夫人好听些。 


   

    但是这些又何必让他知道呢,又何必让他带着愧疚度过余生?他的小瑶儿,本不该为这些俗事所扰。 


   

    孟瑶把温若寒葬在他的竹居旁,还专门请了僧人来进行超度。 


   

    没人知道他那时在想些什么。 


   

    “便是这里了”少女的声音将他从回忆里唤醒。 


   

    他们身前是一座坟,孟诗的坟。 


   


   

    蓝忘机看到那人时,他正跪在坟前端端正正地行大礼。 


   

    他与孟瑶相见的次数实在不多。 


   

    第一次见面时,便是在岐山。孟瑶打开伏魔殿的大门,从阶上向下看去。长衬上开出赤红的花,硬生生将九天星君拉入凡尘之中。旁人祝他从此前途无双,名扬四海。只有蓝忘机看到那人眼眶微红。 


   

    心口不知怎的也感到有一丝泛酸。 


   

    第二次见面是在金家举办的百凤山围猎,他远远望见孟瑶捧在怀里的那只狐狸变成个盛妆佳人,狐尾勾上那人的手腕“妖女是做甚的?妖女就喜欢将你这等仙君拽入红尘中,沾上烟火气。”那人轻斥了一声便不再开口,眼里的迷茫与无措叫含光君心口一疼。他其实有些嫉妒那只狐狸精,嫉妒她在那人难过时可以陪在身旁。 


   

     第三次见面是在夜猎途中。含光君负了伤,于是被孟瑶带入竹舍。那只狐狸已经不见了。他惊讶地发现无论是对方奉上的茶饮还是饭菜,皆是兄长所喜爱的。再想到兄长寒室那幅饱含情意的画,含光君莫名觉得有些荒唐。谁又能想到蓝氏双壁竟会爱上同一个人? 


   

    往后他便不曾见过对方了,未曾想,久别重逢,故人依旧,旧情如故。 


   

    名唤桃夭的少女将孟诗葬在了城效一棵槐树下,孟瑶起身时,有朵槐花落在他身上,他用手托起,目光温柔的不可思议。 


   

    他如今,算是孟诗的什么人? 


   

    他曾在观音庙里死过一次,而那观音的面容肖似孟诗。 


   

    他从前无数次想着若是一切能够从来,必定要在一开始就带着孟诗,远远地躲开这一切。 


   

    一个人在世上,总归需要将一部分感情给于他人,又希望只能从他人那里收获一部分感情。哪怕是曾经有过,也能在未来,在某个困境之中带来力量。因为你知道这份感情一直都在,没有离开,也没有改变。 


   

    我们通常把它称之为爱。 


   

    金光瑶就是孟瑶,经历过的一切都不会再改变。到最后,在他心中,所剩下的那一份感情只有来自母亲的。 


   

    可是,他如今算是孟诗的什么人呢? 


   

    这个问题他曾经想过很久,到最后惶恐的将压在心底最深处,不敢再去触碰。 


   

    如今想来,他不过是一个过路客。 


   

    不过是个过路客而已。 


   

    又有何德何能,能够引得他们动心? 


   

    他微微颔首“含光君” 


   


   

    金光瑶知道金凌是重生的。 


   

    其实伪装的再好,那双眼睛也不像是一个孩子就会有的。 


   

    缺爱的人会抓住他们心中认为唯一的救赎,这算感情往往容易变质。 


   

    比如金光瑶对蓝曦臣,姿态放的那么低,到最后呢?所以在敏锐的察觉到今生那人对自己动了情后,就是不动声色的疏远。他实在是怕了。他更怕的是自己再次陷进去。 


   

    伤人伤己,徒添伤心泪。 


   

    又比如……金凌对金光瑶。从前被违背伦理的禁忌感所包围,一面渴望又一面躲避着自己小叔叔的亲近。后来白牡丹成了白月光,成了求而不得,成了难以割舍,甚至是夜深人静时难以启齿的梦。 


   

    是了,他们之间的那些温存就像是一场梦。 


   

    一场十六年的梦,终究抵不过现实。 


   

    他也有了自己的孩子,与妻子相敬如宾,如同世人眼中他的外公和外婆一般 


   

     


   

        如同他的舅舅和舅母。 


   

    有句俗话怎么讲来着?外甥肖舅。 


   

    果然如此。 


   


   

    “小叔叔!”金凌一个飞扑跳到孟瑶怀中,身后跟着金子轩与江厌离。众人也懒得去改他的称呼了。 


   

    “阿凌好想你呀。” 


   

    “我也想阿凌呀” 


   

    『沈遇安:贫道掐指一算,这个小孩不简单。 


   

       莳浠:怕不是老黄瓜刷绿漆。 


   

       江芜:瑶瑶身边怎么都是…… 


   

       妲己:小孩子后面那个,呸,那群穿白穿黑穿紫穿蓝的,他们馋你身子,阿瑶,他们下贱。 


   

    沈遇安:他们要是不馋的话,他们太监。』 


   

    趴在人怀里的金凌(自以为)小小声地说:“小叔叔下次可以换件别的颜色的衣裳吗?” 


   

    金光瑶以为他说的是金家校服。 


   

    其实不是。只是因为他想通了之后看什么都一副淡然的模样,仿佛那些事都不足以影响到他,不足以入他的眼。整个人看起来像是与人间划了一道清晰的界限。 


   

     再加上他重生以来偏好穿月白衣裳,看起来变格外漠然。甚至于不近人情。 


   

     席间泽芜君误饮了一口酒,只是浅浅的一口,但是他看过来的那个眼神,孟瑶觉得要遭。 


   

     等到与泽芜君一同进入客房时,他已经丝毫不慌了,甚至还有点想听听对方能够说出点什么来。 


   

     有一说一,仙门第一的颜值还是很能打的,尤其现在他还双颊染红,眉目含情。 


   

    某只颜狗真情实感的心动了那么一会。 


   

    然后替对方重新又将抹额系好,动作熟练的过分,也温柔的让人想落泪。 


   

   “为什么?” 


   

    不仅仅是他,门外悄悄的众人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想听听理由。 


   

    “因为在下是曲江临池柳啊” 


   

    莫攀我,攀我太心偏。 


   

    我是曲江临池柳, 


   

    者人折了那人攀, 


   

    恩爱一时间。 


   


   

    孟公子又走了 


   

    就像当初他来那般,悄无声息。 


   

———————————— 


   

这个故事吧,其实写的蛮赶的。再加上我高估了自己,所以其实还有很多语言没有提及或者没有办法完美的表达出的那些情与事。 


   

聊天群,这个设定看着很鸡肋。其实就是想找一个能够让他存在的理由罢了,然后就是,他迷茫无措时也有已经从那些情阿爱阿的路上走过的前辈来指导,或者说有人能够给他一个依靠哪怕只是像文中轻轻地用尾巴勾住手腕。总好过一个人悄无声息地在黑夜中心死。 


   

然后有一个细节,最后定稿的时候因为放在文中很突兀所以我删掉了。大致意思就是金光瑶在群聊里面问什么是爱?然后苏妲己告诉他爱就是大王明知妾是狐,仍愿陪妾胡闹。爱是妾最后与大王在摘星台时,至今想来仍不悔。但是她同时又告诉金光瑶爱不是一切。 


   

好像很多cp都提及到了,但是没有深入。简而言之这一篇文章很垃圾,希望大家不要嫌弃。 


   



截图为证,热评第一就是点梗内容啦😜

各位放心,开学之前我肯定能写出来


假如金光瑶一心求死(四)

<<病弱阿瑶持续在线。  

<<来了来了,含光君带着饺子来了。(bushi)虽然结尾写的有一点点……但是我们要相信,含光君是真君子。所以其实并没有碰到。

<<《求问:月黑风高夜梦中情人在自己面前毫无防备,任由自己动手,应当如何?》

————————

        金光瑶感觉到自己走在一片迷雾中。无论出走多远,四周仍是一片未知。

        于是他干脆就在原处坐下。

        好累呀,他想着,这样一次又一次的重来真的很累。

        前路难寻,后路已封。明日是迷雾,过往是阴云,而他只能沉默地行走在这条道路上。

        他看着这些雾气渐渐散去,他看到染血的剑,残缺的曲谱,他看到牡丹自枝头坠落,化作浊泥,他看到早春玉兰初绽,艳极纯极,他看到那些故人在她面前上演着那一幕又一幕早已烂透于心的往事,他听到有人在声嘶力竭地喊他的名字

         可他从来没有感觉到归属。

#

          金光瑶睁开眼时,眼底一片荒芜。

          他的意志沉沉浮浮,依稀能记得金夫人做了什么。他乖巧地按他们的建议养着身子,从来没有反驳过什么。

          久病初愈,以致他这些日子总是昏昏沉沉,但是这并不妨碍他发现身体哪里不对劲。

         他结了丹。

         强打起精神想了很久,突然忆起他上一世死前堪堪结完丹。

         他就这样轻而易举地获得了曾经那样渴望的一切,在他早就不需要的时候,获得了。

#

          蓝湛第一次见到金光瑶的时候,在采衣镇。

          金家主母口中“早年身子弱,因而养在外面”的金二公子脱了那身金星雪浪,月白的长衫上绣着青衫,若不是眉心那颗朱砂痣未曾抹去,实在叫人难以相信这等公子竟是金家那富贵乡养出来的。

         人间富贵相里竟养出了断崖青杉吗。

         蓝湛没有认出对面那公子是金家二少爷,但是金光瑶认出了他。然而他此时心中无悲无喜,只当是一个陌生人罢了。

         两艘船相遇,然后行向不同的方向。

         蓝湛若有所思。

#

         他们第二次见面时是在当天晚上。

         真要说起来,这实在算不上一次愉快的会面。因为蓝湛闯进客房时,鲜血已流了满床。

          这便与他梦中所见别无二致了。

          无论是这刺眼的红,还是倒在血泊中的人都是别无二致的,就连心中的慌乱,也是一样。

         他不敢想,若是他晚来片刻会怎样。那双用来抚琴的手如今染了血,可他浑不在意。他的动作很轻柔,伤口处理结束时,金光瑶醒过一次,但是他们之间没有什么可说的,他也才刚刚大病初愈,于是他也只是睁眼看了看,便又昏昏睡去。

        他自然也不知道,一向恪守君子之道的蓝二公子看着他背上的伤口,做了多么无礼的事。

        像是上好的白玉上出现了裂口,让人忍不住想要一探真实。

      

        


【all瑶脑洞】假如瑶瑶一心求死

算是同人文里比较老的梗了

假如金光瑶十年之后逃出来自己去转世了,但是他一睁眼,发现自己没有转世,而是重新回到了过去。于是……

第一世:回到还是聂氏门生的时候

因为棺材里的十年是他清醒着经历的,所以阿瑶黑化了。 专心走着自己的事业线,还在聂家的时候疯狂刷好感,然后卧底岐山的时候把射日之争的水搅得更浑。混水摸鱼,成功建立起了自己的私下势力。回到金家之后借由金子勋的手,成功ko老种马。

      布了一系列的局,环环相扣,将仙门百家算计的死死的。最后成功登位,兴修瞭望台。(这个情节怎么看起来这么眼熟?)

      但是这个时候他其实心里已经很累了。原先以为这次死后能够转生,岂料又重生了。

第二世:卧底岐山瑶

      重生回到卧底岐山的时候,这个时候和结义大哥的关系已经不好了,对蓝曦臣虽说还是有一点第一次重生后的好感,但也没有重生之前那么强烈了。再加上现在心很累,所以瑶妹把岐山剧本刷的飞起。

         通过两年的布局,然后政治,思想和演技这方面的人才培养,岐山温氏和仙门百家议和(因为没有他向外传递消息,然后再加上岐山本身的实力不弱,温若寒神功成)把挑事的旁支和温晁等人交给了仙门百家。

           这对师徒俩多年洗白,最终开创了一个太平盛世,岐山的权利也是百家之中最大的。

第三世:认祖归宗前

        瑶哥干脆就不去认祖归宗了,然后因为本身的谋略和才能,在人间把生意做得红红火火。射日之争的时候捡到了蓝曦臣“不过萍水相逢”原本以为能够继续安安稳稳地过着自己的日子,谁知道这一次因为没有他的参与这场战争打了很久。

         所以不得不加入这场风波……

第四次:孟诗死前。

第五次:故事开始之前。

第七次:观音庙

第八次:分尸聂大现场

第九次:开始放飞自我。

……

第三十五次:开始对不断的重生麻木。

……

第五十次:借聂导的手杀死自己。

……

第六十至七十八次:开始不断地为金子轩,金凌,江厌离,江澄,聂明玦,蓝曦臣,温若寒甚至是金光善和金夫人等人挡刀,只求一死。

……

第九十八次:因为不断地重新修炼功法,不仅练熟了百家之法,并且修为开始跟着自己重生。(非常方便自杀)

……

第百世:拿着信物上兰陵台当天

       拿着三世的修为,精通百家之法,然而一心求死。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画风好像变得非常诡异。

       守卫踢那一脚时,他想顺势滚下去,以求自杀,然而金子轩和金夫人出手拦下了,因为他们是带着(被阿瑶奋不顾身救回来的)记忆重生的。弟弟/儿子辣么好,放心,这一次,我们护着你。

        聪明如瑶瑶很快弄明白事情真相,但是他根本不在乎,因为他只想自杀。

        想通过溺水自杀,被金光善撞见,金光善觉醒那段被瑶妹保护,最后他还挡了一刀的记忆(实际上只是有人求死罢了)。一定是我寒了儿子的心,自己脑补一大堆。然后开始对他关注。

         想通过爆体而亡被金子轩撞见,然而,姐夫只以为他是修炼的时候快要走火入魔,当场就为他护了法。(瑶妹:mmp)

         金光瑶发现只要这群人还是对他的关注度这么高,他就没有办法自杀成功。恰巧要去蓝家听学,然后瑶瑶就跟着去了。

       在采衣镇想要割腕自杀,撞上了蓝忘机,恭喜玩家蓝湛解锁前世记忆,含光君以为他是现在在金家过的不好,压力太大,所以求学期间对他很是关注,关注着关注着就……

         姐夫是个直男,打算求学回去就娶师姐,但是就算没有那几句话,他还是差点和魏无羡,江澄打起来。主要是在求学快要结束的时候他发现魏无羡和江澄对金光瑶的想法。但是再打起来前,金光瑶劝住了。

        姐夫这个时候才发现有哪不对劲。

       环视一圈后发现不止有云梦双杰,还有蓝氏双璧,聂怀桑,聂明玦,苏涉,以及,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薛洋等人对他家乖乖软软的弟弟有了不该有的想法之后,立刻修书一封寄回兰陵。

        刚刚解决完秦愫,金氏夫妇还没能吵上一架,就收到了这封书信……才怪。信被温若寒从半途拦了下来,等信被送上金麟台,他们看到的时候,已经晚了很多很多很多天。

         温若寒一直在等自家乖乖软软能够和自己一起干事业的小徒弟,等到把岐山整治了一圈后,小徒弟还是没有出现,于是只好自己手动搜寻资料了。

         然后这边金子轩把金光瑶哄回了房间之后一群人聚在一起,几个曾当面撞见过金光瑶自杀的人,忍不住把这件事情说了出来。然后大家又各自回忆到前世那个人身上,确实是经常带着大大小小的伤口的,有时候见到他也确实是面色苍白。

         不知道是谁先反应过来,大家都马上去寻找金光瑶。

         金光瑶被找到的时候已经失血过多快要晕过去了。但是有人在他旁边帮他止住了血,还上了药。这个人就是温若寒。众人也从他被血浸染的手腕上看到了好几条纵横的伤痕,都想要成为他的温暖。

        然而你温总,毕竟还是你温总。

        他直接横抱起小瑶儿,“这个人,我带回温家了。”然后干脆利落地走进了传送阵。

         至此,修罗场正式开始。

【魔道相关】震惊!世家小姐竟争相看这种本子。

<<是仿古早沙雕文第二弹。是上次那篇《与金光瑶修成正果的到底是谁(特殊篇)》的同类文章,我的画风果然还是不太正常。

<<上次已经出现过的all瑶这次大概不会再出现(除了个别有了更好脑洞的),cp只有你们不敢想,没有我不敢写的。

————————————

∥轩离《豪门追爱:江姑娘再爱我一次》

  “你不妨问问她有何处令我满意。”金子轩一直不喜欢父母为他定下的未婚妻。百般借口,始终不承认江厌离。她爱过,直到撞到南墙,却也终究慢慢死心。

  直到这时金子轩才现他原来不知不觉已经慢慢爱上了她。

  “金公子,我已经放了手,你还想我怎样?”

  “厌离……”他又该怎样重新追回娇妻?

   (不是的江姑娘!不是我母亲!不是她的意思!不勉强,我一点都不勉强!”是我!是我自己!是我自己想要你来的!)

∥眠鸢《爱在心口却难开》

他们本是政治联婚。

江枫眠不知道那个骄傲的女子是因为他才接受了这门婚事。虞紫鸢也从不知那人会为了她偷偷去修补簪子。

新婚之夜,是两具滚热的身体和两颗冰冷的心。那场误会一直横隔在二人中间,明明心中有着对方,却从不肯让对方知晓。

他们的情,又该何去何从?

∥湛瑶《好吃不过饺子》

    蓝忘机在人前从未称过金光瑶一声“嫂子”,世人总以为是他看不惯金光瑶,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爱那人爱到骨子里去了。

    “忘机,你先松开,今天的事,我就当没发生过。”身下的人慌张挣扎,他一言不发,俯下身去,不顾他哀求的眼神狠狠进入。

      “嫂子”他用饱含情欲的声音在金光瑶的耳畔轻轻唤着他。

      荒诞至极,抵死缠绵。

(上一篇评论区好多人说想看,事实证明我果然还是能够写出来的。)

∥羡瑶《论陈情的108种玩法》

那只驭百鬼的陈情此时正被使用者拿来做着不堪的事。红衣公子容貌俊朗,此时正带着调笑的问着半趴在自己身上的仙督“不知敛芳尊和泽芜君谈的可尽兴?”

面上虽带笑,手上动作却是分外狠历。

如果,如果能把阿瑶锁起来,只让自己一个人看到就好了。

昏昏沉沉中,金光瑶似乎听到落锁的声音。

(大家可以猜猜,羡羡用陈情做了什么?)

∥桑仪《校服之下》

素雅的校服之下,是一道道或青或紫的红痕。头上端端正正佩戴着的抹额,几个时辰前正挷在蓝景仪的手腕亦或是更加私密的地方。

他一直当那人为忘年交。单纯善良的白兔傻乎乎的踏进了猎人的陷阱,一步一步被聂怀桑拆吃入腹。

∥晓薛《你真甜♂》

晓星尘很喜欢喂薛洋吃糖。想象着少年因为满足而半眯起来的眼睛,想象着他小巧的舌头舔过嘴唇时的模样。

听着那个少年用甜腻腻的语调向他撒娇,他嘴角轻轻扬起,吃了这么多糖,少年一定也是甜的吧。

等他再大一些,那时候从里到外一定都是甜的。

∥瑶怜《罚酒饮得》 @江漓字怜音

你知我无力将结局改写,偏赏我一纸桃夭艳曳。

——《罚酒饮得》

江怜音自现世穿越而去,她本以为是老天怜惜阿瑶,本以为自己能够凭借着剧情护住他。

她从前介绍“小女江漓,字怜音。”后来人们称她“仙督夫人”再后来观音庙后,一场大火,满园馨香,从此世间再无金光瑶与江怜音。

有些结局是命中注定,桃花知她,白骨更知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