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栀北宸

明月不渡,清风不染
金光瑶/苏白芷是心尖朱砂痣

与金光瑶修成正果的到底是谁(十二)

<<重新调整了一下后续剧情,和预告里放的可能不太一样

————————————

依照以往的经验,一般而言天机每次出现只会放一个视频。但是经验这种东西,就是用来打破的

出于某种独特的直觉,在看到标题《最后的温存》时,苏白芷只想立刻关了天机。

“妾身的名声就这么悔了”她半真半假的抱怨道。

【兰陵夜间,金光瑶斜倚在床柱上,暖黄色的烛光晕开了他眉目间的阴郁。

敛芳尊其实不爱吃甜食,再甜再腻也化不开他心头的苦

但是那个一身玄衣有着虎牙的少年郎爱吃,少年吻上来时嘴里的甜一起渡到了他的口中,让他有些不适的皱起了眉头

太甜了,甜到发苦

那个少年发了狠似的吻着,近乎啃咬,不见半分温柔。金光瑶到底还是没把人推开,只是凝视着窗边的烛火

寒夜中的烛火,到底暖不了心,也映不亮这满天黑暗

“我在你心里到底算什么?”

他想笑,就像往常无数次那样安慰对方一样,但是唇角被磕破,倒让这笑容显得有些不伦不类了。

到底,算是什么呢】

『看到题目就觉得不太好,果然』

『美洋洋不要怂,正面刚他,上了他你就是仙督夫人,百家那群人有么胆来抓你』

『愫姐:我寻思着,楼上的话是不是有哪里不太对』

『艹,一想到第二天就是清理门户,恶友啊』

『洋哥,上/他。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场面一时之间有些尴尬,金子轩看薛洋怎么看怎么不顺眼,就像没把:当年到底是怎么把你招进家当客卿这句话写在脸上。转念一想人好像是自家亲弟弟带进来的,心里更不爽了。

那种不爽具体来说大概就是:自家精心呵护着的白菜自己把门打开了,把猪放了进来,主动让猪拱。

哥哥委屈,哥哥一定要说。

魏无羡在一边看戏看的很欢乐“这小流氓的粉丝,跟小流氓倒是一个性子”

可能是因为他看戏看的太快乐了吧,马上就遭了报应

【“魏公子,自重”

“你我之间,怎需如此疏离”他自然而然地拖长了尾调听起来就跟撒娇一样,这世上很少有人能够不为此动心。

只是,金光瑶看着他发稍上的那红发带,突然就有些出神了,总归还是不一样的。他理了理才慌乱中被人压皱的衣角。

“你不是他”

他有些畅快的,却又带着固执的说“你不是他”】

『好的呢,果然是最后的温存』

『狗令出来挨打,双美人搞事业它不香吗?』

『你不是他!!啊啊啊啊啊啊我爆哭,既然最后观音庙里玄羽的魂魄都能出现,那么他现在应该也跟在羡羡身边吧,小羽毛听到这句话不知道会多开心』

『我不信我不信我不信,我的本命cp这就be了?』


“确实是美人”苏白芷用折扇挑起金光瑶的下巴,细细端详对方的眉目“倒也不枉妾身……”她微微垂下脸,只那么一笑,便无端透出些许风情来。

“怎么,现在不怕误了名声了”

“您瞧您说的什么话,妾身以一介女流之身坐稳这个位子时,就已经没了名声可言”那样艳丽的容貌即使透露些许讥讽的神情也是美的,美的凌厉,美得刺骨。

“不过是一群伪君子罢了”不值一提,不值一怒,又怎抵得上她眼前的美人。

可惜了,她收回折扇目光似有似无的往蓝家那里瞟了一眼。

【美人就是美人,哪怕是疯魔了也总能引得人无限爱怜。

浮幽最高处,可见万家灯火。

危楼高百尺,手可摘星辰。那夜幕中的星光云绕,像极了很多年前她点燃的孔明灯。

“妾身只是有几句话想说罢了,不吐不快”

“费尽心计引得九州大乱,以天下为局,借机夺权,妾身不悔”

“用你我旧情将你困傅于妾身身旁,用天下大义比你不得不选择妾身,妾身不悔”

“妾身唯一后悔的就是,当年没敢赌上更多”

他们之间,纠缠了太多,也太久

始于雪夜寂静无人处

终于星辰万家灯火地】

『您不是很能说吗?有种您别怂,直接告诉他你是拿什么换他轮回的。』

『这两个人真的是,都瞒着对方想为对方好,只能怪造化弄人』

『敛芳尊你不是很能说吗?告诉她,她当年喝的药药引是你的血吖,告诉她你不怨她呀,你回头看看,错过了今日便是真的永远错过了』

『艹,瑶瑶死后芷妹一直自责,觉得如果瑶瑶不是为了给她治病耗费的灵力与精血那天根本就不会死,芷妹死后瑶瑶一直自责如果不是为了他,芷妹就不会折寿』

『平时一个比一个能说,遇上对方的一个比一个沉默』

对上金光瑶看她的眼神,她只能笑。

“妾身在,一切都还未发生呢”

————————————

大家快去参加活动吧,第二组文也发了。那个真的,不要那么急着先猜,都看一遍再猜。

顺便一提,有个小可爱我注意你很久了。截止到目前为止你已经在八篇文章下面猜了是我。

【记梗】金光瑶表示不行(一)

嗯,我发现我码字的时候脑洞特别多。
填坑? @红豆骰

——————

大概是主世界射日之争刚结束,金光瑶和蓝曦臣还处在暧昧期的时候,仙门百家开清谈会。

快要结束时,一道白光一闪【分世界一】的『老夫老妻曦瑶』出现在众人面前。好不容易两家各自确定了身份。

聂导“所以三哥为什么会穿着蓝氏校服?”

金子轩悄悄竖起耳朵,生怕自己的便宜弟弟会被蓝家抢走去当客卿。

阿瑶表示客卿是不可能当的,最多是做做蓝氏主母的样子。

#快来人,金公子要昏了#

主世界曦瑶相视之后双双脸红。

仙门百家:我们只是来参加个清谈会而已,为什么要被你们秀一脸?

好不容易人老夫老妻落了座,白光又闪【分世界二】的『澄瑶』又出现在众人面前。

羡羡:江晚吟!怎么回四?你为什么会弯?(还拐了我大嫂?)

蓝月亮:阿瑶……

餐桌上,【分世界一】的蓝曦臣全程紧握蓝夫人的手,阿瑶没挣开,也就任他去了。

【分世界二】金光瑶手上的紫电快要把众人闪瞎了。

主世界曦:我果然不是阿瑶的唯一了

主世界澄:……我不是,我没有,魏无羡你闭嘴

魏无羡笑得很大声。

但是他很快就笑不出来了。

他震惊地看着“自己”和敛芳尊一同从白光处走出,犹其是敛芬尊的嘴唇过分红润了。

艹,傻子也知道发生了什么。

【分世界三】的『A羡O瑶』给大家讲了一个完全不一样的故事。在那里魏无羡没有被江枫眠认出来,金光瑶也没有认祖归宗,改名温瑶。些许是因为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的原因,那边的温家总体来说还算是太平。

——顺带还给众人普及了一下abo知识

主世界魏无羡表示:道理我都懂,可是你俩为什么会在一起?

A羡:青梅竹马,孤a寡o,情难自禁,干柴烈火……

o瑶:……你闭嘴

A羡笑着亲了他一下,o瑶脸红,主世界金光瑶一脸冷漠。

蓝大想闭关。

但是接下来有越来越多的情侣从那道白光中走了出来。

然后众人就有新电视到了以下这些神奇的搭配。

【分世界四】的『向哨向恶友』

【分世界五】的『师徒情深温瑶』

【分世界六】的『水仙瑶瑶』

【分世界七】的『聂瑶/桑→瑶』

【分世界八】的『现代向凌瑶』

【分世界九】的『骨科羽瑶』

…………

沉默,是今天的仙门百家。

大家好不容易从仙门第一的颜值断了袖这种十分令人感到震惊的事实之中缓过神来,又被接下来接二连三的小情侣吓到蒙圈。

不由在心中感慨不愧是金光善的儿子。

主世界金光瑶感到很累。

主世界蓝曦臣不仅感到累,还有点委屈。

#

#

#

只是一个十分钟急性脑洞,觉得很有趣就模模糊糊凭借着大概印象写下来。

有没有后续没有办法保证,应该会开小剧场,因为最近很想看这种题材。

与金光瑶修成正果的到底是谁(特殊篇)

昨天写到那群世家小姐的反应(简直就是我本人了)。大家的关注点都在本子上面,既然如此,就干脆来个全集好了。

————————

∥苏瑶《我与下属不得不说的二三事》
他,金光瑶,是仙门百家之中尊贵的——仙督。他,苏涉,因为记名之恩追随着他,是他最忠心的下属。一次意外的醉酒,月下惊鸿一瞥让他认清了自己的内心。“宗主,我会一直追随着您”低垂下去的眼眸中是难以掩饰的欲望。

∥恶友《仙门欢:貌美仙督99次出逃》
那人为他取字,包容他,纵容他,利用他,让他成为自己手下最锋利的那把刃。一次又一次的算计,不知谁又把自己落在了陷阱里。
“别……成美……嗯啊”
“错了,仙督大人利用我时可是毫不手软——叫声夫君,我就就饶了你。”

∥羽瑶《兰陵秘史:弟弟太爱我了怎么办》
他们本是同父异母的亲兄弟。然而不知何时起,这份感情已经悄悄变了质。牡丹层层绽开,花中的少年死死盯着远方的身影“瑶哥,我心悦你”
这份感情又该何去何从?

∥曦瑶《二哥,求放过》
相识于末微,那个白衣仙人直直闯入他的心房。他唤他“阿瑶”,语气带着自己都未曾意识到的亲呢。
一步一步登上至高尊位,却始终不忍伤人伤害那人一分。谁又成了谁的心尖朱砂痣,谁又成了谁的心头白月光?

∥羡瑶《霸道老祖爱上我》
因为一场意外,本该是互不干扰的两条平行线意外相交。明明是笛声起走尸扬的夷陵老祖,却被那人的微笑迷了眼。这场相逢的背后到底是两颗真心还是一场无声的阴谋,早就无法说清了。

∥澄瑶《傲娇尊主的小逃妻》
因为一个孩子,两人不得不共同肩负起相同的责任。一次又一次的接触,从满园灿烂雍容的金星雪浪,到泛舟湖上触手可及的莲花,他们渐渐习惯了彼此的存在。
“莲花坞还缺一个主母,阿瑶”那人装作浑不在意的说出。许是那日的莲子太甜,他的心也跟着暖起来。

∥聂瑶《大哥在上:夜夜欢》
鲜血滴下,恶意丛生。极致的黑暗下掩盖着的是即将喷涌而出的爱意。聂明玦本以为自己能够护着那人一生,结果却给了他致命一击。
红帐翻涌,心上人的躯体明明就在身下,却仿佛隔着一道永远跨不过去的坎。

∥桑瑶《腹黑宗主俏仙督》
他装作天真朦胧一问三不知,只为了能够有更多的时间与心上人接触。计划渐渐收尾,猎物已经在不知不觉中走向了他所设下的温柔陷阱中。
直到那天,他意外发现兄长身亡的真相与当年早该被时间冲刷掉的秘闻……

∥温瑶《仙门虐爱:师父我错了》
他宠他入骨,给予他想要的一切——名声野心权力金钱与功法……金光瑶不是温若寒圈养的金丝雀,而是即将展翅的雄鹰。他为他铺好一切路,却意外发现了那人的背叛。
“师父……嗯……我,我错了……啊”
为他带上锁链,喂下禁药,男人笑得残忍“小瑶儿,为我诞下一个孩子吧”

——————

我果然还是一个沙雕写手

【伪历史向/cp粉混战】与金光瑶修成正果的到底是谁(三)

<<梗来自  @SaraSara  太太,已授权。这位神仙太太的伪历史文我吹爆,各位可以去看看,本文与太太那篇可能会有不一样——比如在之前的视频中没有出现瑶瑶的六杀。

  <<原创亲情向女主苏白芷(没错我终于开始填这个坑了)不玩德国骨科

  <<只有曦瑶是真,其余如恶友,澄瑶,聂瑶,桑瑶,苏瑶,瑶苏等都是绯闻

  <<cp粉互相撕,都认为自己家才是正宫,时间过去上千年,会有历史偏差(美好的误会)

  <<前世今生梗,内含私设,沙雕写手写正经文,不要在意那么多细节

  ————————————

  那天过后金光瑶有些理解当年魏无羡的心情了。

  在蓝曦臣欲言又止的目光中,完美的避开了生无可恋江晚吟,妄图搞事魏无羡,秀妻狂魔金子轩,跃跃欲试温若寒等人,挂着一脸和【核】善的微笑,回到自己的院子。

  回想起最后那场闹剧,金光瑶深觉生无可恋。

  但是,但是那个孩子,确实是与他颇为相似的。

  这个世界怕不是疯了

  这边他在怀疑人生,另一边金•因为天机一事被迫早早接下家族•子•只想与厌离双宿双飞•轩也深感头疼。

  听到金光瑶闭门不出的消息后,金子轩反而诡异地松了一口气——起码这段时间不用担心自家白菜会被猪拱了。

  但是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当你以为事情很糟糕的时候,不用惊慌,因为你会发现它还能变得更加糟糕。

  所以两天后,当金子轩听到金光瑶疑似失踪的消息时,非常平静的带着一群人先是前往云深不知处,而后又去拜访了云梦莲花坞,最后鼓足勇气登上了岐山。

  人是没找到的。

  但是收到了一把剑——一柄和天机中一模一样名为恨生的软剑。

  来源是岐山温氏宗主私库。(这里的温若寒参考的是动漫版的颜值)

  金子轩:……

  几乎就在他赶回兰陵台的时候,屏幕又一次开始播放。

  这个时候已经和苏白芷相认,暂时躲在竹居中的金光瑶:怎么肥事,你还有完没完啊!

  【金氏女子的眼眶有些泛红:“各位好呀”她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了一下心情“昨晚的《陈情令》相信大家都看了吧?呵,官方发刀,刀刀致命。我原先以为我站的恶友能够一直这样甜下去,一个掀摊,一个付钱。结果!陈总你是怎么下的了手的?说清理门户就理了?!”】

  [欢迎收看大型杀观众历史记录片《陈情令》请问陈总你们的刀子不要钱吗?]

  [啊啊啊啊啊啊我哭辽,我的恶友啊啊!]

  [但是以瑶妹那种做事滴水不漏的形事风格,要是真的想清理门户,怎么可能还会留洋崽半条命]

  [前面会说话就多说点,我们不差那点流量]

  【“所以今天我们放的是小师妹精心准备的视频。”】

  [真剪/刀手小师妹马上上线。]

  [请善待我们]

  云深不知处内看热闹看的正欢的魏无羡不禁想起了当年,只是不知道这位今天彪不飙车呢。

  【“金宗主,这声二哥,不必叫了。”

  下一秒画面一转,观音庙内朔月穿心,他说“我独独没有想过要害你。”

  到最后金光瑶也没有舍得让蓝曦臣受伤。】

  [一点糖都不给了吗?开场就这么高能真的好吗?]

  [官方发刀小师妹也发刀,一人血书求给我们留条活路]

  [可惜了,你没有信到最后]

  [哇的一声就哭出来了,白月光心头好最终成了穿心一剑]

  [阿瑶是我心中的朱砂痣,白月光和朱砂痣的爱情故事,插不入旁人,最后一击也只能是对方所为]

  [卑微瑶粉在线求生。]

  [疯了一个]

  “阿瑶……”蓝曦臣怔然地看向半空中,最后是他亲手杀死了心上人吗。这位一向款款笑意的雅正君子最后也只能出人神地望着朔月。

  “星轨已改”传闻中疑似失踪的某人却站在他面前,“那只是未来的一种走向罢了,泽芜君”

  “阿瑶可唤我一声曦臣”

  此时独自留守在竹居的苏白芷回忆着刚才朔月穿心的位置,却是联想起多年来的梦魇。

  一模一样的位置

  “泽芜君吗”那声呢喃轻不可闻。

  【聂怀桑拾起金光瑶的帽子,小心翼翼的护在怀中,轻声笑了出来

  “三哥呀”宛如恋人间甜密的耳语,只是配着那样的场景,森然的紧。

  “怀桑真的很喜欢你”】

  [聂导好]

  [出现了,病娇聂导超级带感啊啊啊]

  [疯了两个]

  [聂导的喜欢真的是……他对瑶瑶大概是又爱又恨的吧!毕竟他哥……]

  清河不净世内吃瓜吃的正起劲的聂怀桑看了看天机,再看了看自家兄长

  #我选择死亡#

  【“成美……”一身金星雪浪的人看向地上的“尸体”,最终转身

  “小矮子,我想吃糖。”

  记忆里那鲜衣怒马的少年终究陌路。薛洋几次张了张嘴“阿瑶……我,我想吃糖”

  无人回复】

  [疯了三个]

  [我的恶友啊]

  [洋崽那句话一下子就戳中我的泪点。]

  [金光瑶死前说的杀友指的就是薛洋吧]

  [昨天发糖的陈总已经不在了,今天站在我们面前的是纽轱辘狗令]

  金子轩忍不住看了看正在吃糖的薛洋,他和阿瑶关系有那么好吗?

  仔细想了想,最近几次见到他基本都是和金光瑶一起出现

  细思极恐。

  #哪来的猪要拱我家白菜。#

  #近水楼台先得月,不存在的。哥哥不同意。#

   【聂蓝二人合力也无法近温若寒身,正在此时,一柄软剑自后方穿透温若寒胸膛

  他回过头,那个叫作孟瑶的少年站在那里,恨生已出鞘

  “小骗子”我就猜到你要杀我。但我仍愿意自欺欺人。

  小骗子】

  [疯了四个]

  [从头刀到尾。小师妹真的是剪/刀手了]

  [温总!!!一剑穿心啊!瑶瑶你看看他,他一直都在你身后啊!他将后背交给你了呀。]

     [呜呜呜呜,剪刀手小师妹在线报复社会。]

  [温家父子俩,唉。]

【伪历史向/cp粉混战】与金光瑶修成正果的到底是谁(二)

<<梗来自 @SaraSara 太太,已授权。这位神仙太太的伪历史文我吹爆,各位可以去看看,本文与太太那篇可能会有不一样——比如在之前的视频中没有出现瑶瑶的六杀。

<<原创亲情向女主苏白芷(没错我终于开始填这个坑了)不玩德国骨科

<<只有曦瑶是真,其余如恶友,澄瑶,聂瑶,桑瑶,苏瑶,瑶苏等都是绯闻

<<cp粉互相撕,都认为自己家才是正宫,时间过去上千年,会有历史偏差(美好的误会)

<<前世今生梗,内含私设,沙雕写手写正经文,不要在意那么多细节

——————————

【他挑起金光瑶的一缕发丝,放在手中细细把玩,像是在对待无价的珍宝

    ——不,眼前的这个少年本便是他的珍宝,令他忍不住想要藏起来的珍宝。所以温若寒一遍又一遍地低声唤着“小瑶儿”,带着令人心生寒意的,无休止的爱意。

     温宗主向来不是什么温吞的人,毫无预景的,这位高傲的宗主低下了头庐,在少年的侧颈处落下一个吻,双手不安分的在他身上游走,将里衣勾起

     吮吸着他的侧颈,在少年身上留下自己的痕迹,留下自己的标记

     怀中的少年郎半阖上眼,只眼角的胭红昭示着他的不安与绝望

     他一定不知道他现在的模样有多勾人 无端激起了温若寒的占有欲】

[一身里衣风华绝代啊啊啊啊!我可以,瑶瑶看我啊,现在的瑶瑶还是一个纯情少年,想……]

[我好了我死了我又活了,江晚吟快把你家小妖精带走]

[车车车,此处应该有车啊]

[啊啊啊啊阿令到底是怎么过审的?!温瑶szd,我给诸位表演一个原地升天]

[结果大温总最后竟然什么也没做,组织对他很失望呐]

[温总:你若不愿,便算了吧

他还帮瑶瑶穿好了衣服(虽然也趁机占了不少便宜)

温总一直以为能等到他回头的]

[只可惜,到最后他也没能回头,也回不了头了]

     金子轩愣了片刻,回过头看金光瑶的目光已经不是复杂可以形容了

   按天机所言,“回不了头”应当是他弟做了什么对温家打击很大的事情,按天机中射日之争这个时间节点来看

  ——卧底岐山

    想到这一点的也不止他一个,不少修士都(自以为)隐晦地看向岐山温氏的方向,却不想温若寒正饶有兴致地看向金光瑶。他自知“情”之一字有多磨人,古往今来不知有多少大能因“情”而走火入魔甚至是陨落。

      从天机来看,他应当是动了真情的

也许,他应该多给自己下一层保障

……比如订下婚书

什么的。

     而且天机中金光瑶的佩剑看着甚是眼熟

温晁:那不就是我们家仓库里名为恨生的软剑吗【注1】

    金光瑶本人看起来倒是没怎么放在心上……才怪

    “看不出来嘛,小矮子”

    “成美,你且住口”

【“悯善方才想说什么”

“……没什么,宗主”苏涉收回了目光,耳尖却悄悄的红了】

[忠犬苏哥哥]

[明明有自己家族,身为宗主却总是往兰陵跑]

[耳朵红了呢,苏哥哥]

[所有人中最让人省心的那个——所以我站澄瑶]

[前面那个,你是魔鬼还是秀儿]

[但是奶爸组真的好吃啊

苏白芷:你们是什么关系

澄:一起带孩子的关系

芷:???]

“一起带孩子的关系?哟,看不出来吗,师妹,连孩子都有了”

“魏不要脸你闭嘴”江澄满脸不敢置信的看向金光瑶。经历过虞夫人百般训话,江澄虽说仍然紫而不给,但到底是不像当初那样直到说出会令人误会的话

这厢,已经嫁到金家的江厌离倒是看着江澄以袖捂口轻轻笑起来

   “既然有了孩子,那阿澄定要好好待人家”

   “阿姐!” 

   #恭喜玩家江澄达成成就“百口莫辩”#

   而另一边的金光瑶也不好过

   “金光瑶我跟你讲,江澄那种死傲娇没什么好的,你若是真喜欢孩子,大不了我和你嫂子的孩子日后给你带”然后我就可以和厌离继续过二人世界了

    少年脸上的笑容有些维持不住了

#金子轩你不要以为我没有听出你的言外之意#

#我和江澄真的没有什么#

【穿着金星雪浪的小团子一步一晃的向金光瑶的芳华殿走去,身后是一大群提心吊胆的仆从

   小团子那张脸三分像江澄三分像金光瑶,精致的不像话

   然而走到半路就被人抱了起来“阿凌要去哪里呀”

    小团子也不闹,冲着金光瑶扬起一个灿烂的笑,咿咿呀呀地不知道在说什么,恰逢江澄从远处走来,小团子眼前一亮,冲他喊了一声“爸爸”,还不待他反应过来,又清脆地喊了金光瑶一声“麻麻”【注2】

     天机渐渐暗下去了】

     天机外的人炸了

     “江晚吟!”刷的一声,金子轩拿起了岁华

    两位当事人:……

    金光瑶有点想去找蓝曦臣私奔了

    然而到底不敢赌他的心意

————————

注1:因为之前关于羡羡的天机改变了历史,所以射日之争没有发生,瑶妹也没有卧底岐山(原著中恨生好像是温总给的),所以他没拿到恨生

后面大概会从温总那拿到

注2:金凌还小呢,听别人说爸爸妈妈是什么样子的,再想一想自家小叔叔和舅舅,就……

童言无忌嘛

#全场最佳——金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