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栀北宸

明月不渡,清风不染
金光瑶/苏白芷是心尖朱砂痣

假如金光瑶一心求死(五)

一边听歌一边写,突然发现这个系列和《伶人》里面有几段歌词还是比较吻合的,建议搭配bgm一起食用

——————

向来心是看客心

奈何人是剧中人

我本满身风尘

岂敢追问,此情有几分醉几分真

————————

金光瑶醒来时身上的伤口已经处理好了,那身染血的里衣也被换下,除了手腕处那略显狰狞的伤痕,昨夜发生的一切仿若是一场梦。

一场困扰了蓝忘机多年的噩梦。

被那双琉璃色的眼瞳注视着的少年郎浑然不觉,只是神色漠然地看了一眼手腕。手腕处的活动势必会牵扯到伤口,但是金光瑶穿衣的动作只是稍稍慢了一些,连眉头都不曾皱过。他冷静到仿佛受伤的不是他自己。

蓝忘机不喜欢他这副神情,好像这世上没有什么值得他放在心上一样。那双眼睛确实漂亮,但绝不是一个少年能够拥有的——或者说,绝不是一个对人间还存有期望的人会拥有的。

他的眼晴很纯澈,没有他所熟悉的那些痛苦,不堪,疯狂与偏执,也没有野心,所能感知到的只有寂寥。

这绝不是单纯,更像是一场烟花绚烂之后归于平静的夜幕。

他原以为一切还未曾发生,这一次能够赶在一切开始之前将金光瑶好好护着,此刻才后知后觉

——在这样一个世道里,他的出生似乎就是原罪

太迟了

那样真诚的救赎,来的未免太迟了些。

他突然就想起,前世金光瑶在那冲天的火光中难得卸下了那副温善的伪装,挑起一个称得上是讥诮的笑,然后也是用这种毫不在意的态度轻轻抚平了衣裳上的折皱与焦痕,他说:“含光君,你不会明白的”

然后他便不再言语,只是以一种虔诚的姿态走向火中,郑重的像是在完成某种仪式。

蓝忘机几乎恍然地察觉到,他那时,应当是有一些高兴的。有细碎的火光映在金光瑶眸中,又有心火自眼底升起,于是那双眼睛便瑰丽的惊人——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有生气。

该是走过怎样的人间荒凉,才能有那样眷恋安然的模样拥抱死亡?

一道结界,咫尺之隔,阴阳两不见。

#

客气礼貌而疏离的道过谢后,当日下午金光瑶便租了一条船。

他难得很认真的思考了一圈身边人的行为,沉思许久后终于从那些被层层覆盖的回忆中找到了最初的记忆。

于是金小公子做了一个决定:他要去听学。

虽然说继续留在金家可能还会有主动送上门来帮他解脱的杀手之流,但在金夫人和金子轩双重防护下,他根本就没有办法对自己下手。

还有金光善……最近派来刺杀他的杀手更多的变成了试探,老狐狸的眼神也怪怪的。毕竟前面出了那两个例子,保不齐那一天……

这么一想,去听学似乎是个不错的选择呢。

他望向岸边,有锦衣华食的公子哥与江边的浣纱女一眼定情相顾两羞,也有家世清贫的夫妇俩协手走向闹市,还有缩在角落里的乞儿睁大眼睛看着每一个过路人

这一眼过去,便是人间百态

他从前因己苦而知众生苦,现在他也许仍怜悯众生

但他已经不将自己的性命放在眼里了。

本是红尘过路客罢了

#

金子轩找到金光瑶的时候真是日薄西山之时,夕阳把江面渲染出了一派艳丽之景,一袭云纹长衫的公子坐在船面上,不知引得多少姑娘暗许芳心。

金子轩脑中警铃大震

他肤白貌美的弟弟,夜不归宿就算了,换了衣服也算了,怎么偏偏就换的是蓝氏的衣服!看看他这一脸虚弱样,再看看他身上新换的衣裳,脑中不由联想到前世无意间窥见的那些在私底下流通的诸如《敛芳独绽》这类(在哥哥眼里简直就是)歪门邪道的书籍。

仙门排行榜第三的那张俊脸白了又红,红了又白

——————————

好像还赶上了情人节吖,为了证明我还活着



评论(21)

热度(228)

  1. 共7人收藏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