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宸泽兰

明月不渡,清风不染
金光瑶/苏白芷是心尖朱砂痣

但求朝夕

@古岚薰太太的点梗。

作为统御百家的仙督,金光瑶的日常时间有大多半都要被公务所困住。

大多数时候,莫玄羽都会坐在他的身旁。金光瑶处理公务的时候从来不避着他,莫玄羽本人也无心权势,只愿朝朝暮暮皆与那人相伴便足矣。

他总是极为安静的。只有在金光瑶皱起眉头时,他会奉上一块糕点一杯热茶轻轻走上前去揉开那人皱着的眉,落下一吻,是虔诚而庄重的,就像是捧着他唯一的神明,半点不敢惊扰到对方,从来不会让人感到轻佻。

莫玄羽其实不是一个很能静得下来的人。最起码在遇到金光瑶以前不是。可他现在也能坐在小桌的另一端,用手撑着头,看着金光瑶很久而不眨眼,那是他难以割舍的朱砂痣,是开在心口的白牡丹,是他诚惶诚恐许久后终于能够拥入怀中的神明。他不想错过与对方在一起的时间,哪怕只有一秒。

爱情总会使人改变。

就这样看着对方,他又忍不住想起那一夜。

“小羽,你还小,将感情认错了很正常”

“但我不能误了你”

他的心上人是那样的聪惠。然而他实在怕极了,他怕从那张脸上看见虚伪而又疏离的微笑,他怕他们的关系渐渐淡去从今以后莫玄羽只能与金光瑶做一对明面上的兄弟。他其实并不笨,从一开始他就知道金光善到底为什么会接他回来。但他不在乎那些权势,他不愿意那人站在对立面。

他知道他的感情十分荒唐,但他实在忍不住了。

“我不小了,瑶哥。我知道我对你的感情是什么,我爱你,瑶哥,我心悦你”

“但求朝夕”

信徒绝望的跪坐在地上等待着审判,然而出乎他意料的是,神明自神坛之上走下,轻轻环住了信徒,为他拭去泪水。

“玄羽啊”他听到那人在他耳畔轻叹,而后轻而浅的吻落在了他的眼旁,就像是羽毛拂过一样,飘渺而轻柔。

“若是有朝一日小羽后悔了”他似笑非笑,眼里即含着喜悦又藏不住悲哀“我便放手”

“不悔”莫玄羽紧紧拥抱着那人,抱着他隐蔽的欢喜。

木椅划过地面的声音将他从回忆里唤醒。

“小羽在想什么想的这样出神”

他们凑的实在太近了,连对方的气息都可以感受到。莫玄羽忍不住红了脸,伸手环住那人的脖子,以唇贴唇,以心渡心。

一面羞涩一面又大胆。

一吻毕,金光瑶理了理凌乱的衣裳,推开了门。今日难得是个好天气。

他转身像莫玄羽伸出手“金星雪浪应当开了,走吧,玄羽。”但有一句话,大名鼎鼎的仙督没有讲出来,他已经摘下了心中最充满生机的那朵牡丹。

又何必讲出来呢,他的小郎君已经在屋内羞红了脸。思及此,他笑得愈发温柔。

今日难得是个好天气,微风拂过花海带来典雅芳香,他们前些日子挂上院里那棵古树的红绳仍然交织在一起,古树下面他们一起亲手酿造的那坛酒还要过些时才能开封,少年最爱的糕点已经摆在了花海正中的亭子里。

最重要的是他们现在正并肩向那里走去,宽大广袖掩映下的手悄悄握在了一起。

但求朝夕。

————————————

其实玩了一个文字游戏。但求朝夕既可以理解成不求长时间的安稳,只求现在能够拥有。也可以理解成只想每一天都能看到你都能陪在你的身旁。

咳,其实这篇文是原著背景下的,所以,懂我意思吧


评论(3)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