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宸泽兰

明月不渡,清风不染
金光瑶/苏白芷是心尖朱砂痣

与金光瑶修成正果的到底是谁(十二)

<<重新调整了一下后续剧情,和预告里放的可能不太一样

————————————

依照以往的经验,一般而言天机每次出现只会放一个视频。但是经验这种东西,就是用来打破的

出于某种独特的直觉,在看到标题《最后的温存》时,苏白芷只想立刻关了天机。

“妾身的名声就这么悔了”她半真半假的抱怨道。

【兰陵夜间,金光瑶斜倚在床柱上,暖黄色的烛光晕开了他眉目间的阴郁。

敛芳尊其实不爱吃甜食,再甜再腻也化不开他心头的苦

但是那个一身玄衣有着虎牙的少年郎爱吃,少年吻上来时嘴里的甜一起渡到了他的口中,让他有些不适的皱起了眉头

太甜了,甜到发苦

那个少年发了狠似的吻着,近乎啃咬,不见半分温柔。金光瑶到底还是没把人推开,只是凝视着窗边的烛火

寒夜中的烛火,到底暖不了心,也映不亮这满天黑暗

“我在你心里到底算什么?”

他想笑,就像往常无数次那样安慰对方一样,但是唇角被磕破,倒让这笑容显得有些不伦不类了。

到底,算是什么呢】

『看到题目就觉得不太好,果然』

『美洋洋不要怂,正面刚他,上了他你就是仙督夫人,百家那群人有么胆来抓你』

『愫姐:我寻思着,楼上的话是不是有哪里不太对』

『艹,一想到第二天就是清理门户,恶友啊』

『洋哥,上/他。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场面一时之间有些尴尬,金子轩看薛洋怎么看怎么不顺眼,就像没把:当年到底是怎么把你招进家当客卿这句话写在脸上。转念一想人好像是自家亲弟弟带进来的,心里更不爽了。

那种不爽具体来说大概就是:自家精心呵护着的白菜自己把门打开了,把猪放了进来,主动让猪拱。

哥哥委屈,哥哥一定要说。

魏无羡在一边看戏看的很欢乐“这小流氓的粉丝,跟小流氓倒是一个性子”

可能是因为他看戏看的太快乐了吧,马上就遭了报应

【“魏公子,自重”

“你我之间,怎需如此疏离”他自然而然地拖长了尾调听起来就跟撒娇一样,这世上很少有人能够不为此动心。

只是,金光瑶看着他发稍上的那红发带,突然就有些出神了,总归还是不一样的。他理了理才慌乱中被人压皱的衣角。

“你不是他”

他有些畅快的,却又带着固执的说“你不是他”】

『好的呢,果然是最后的温存』

『狗令出来挨打,双美人搞事业它不香吗?』

『你不是他!!啊啊啊啊啊啊我爆哭,既然最后观音庙里玄羽的魂魄都能出现,那么他现在应该也跟在羡羡身边吧,小羽毛听到这句话不知道会多开心』

『我不信我不信我不信,我的本命cp这就be了?』


“确实是美人”苏白芷用折扇挑起金光瑶的下巴,细细端详对方的眉目“倒也不枉妾身……”她微微垂下脸,只那么一笑,便无端透出些许风情来。

“怎么,现在不怕误了名声了”

“您瞧您说的什么话,妾身以一介女流之身坐稳这个位子时,就已经没了名声可言”那样艳丽的容貌即使透露些许讥讽的神情也是美的,美的凌厉,美得刺骨。

“不过是一群伪君子罢了”不值一提,不值一怒,又怎抵得上她眼前的美人。

可惜了,她收回折扇目光似有似无的往蓝家那里瞟了一眼。

【美人就是美人,哪怕是疯魔了也总能引得人无限爱怜。

浮幽最高处,可见万家灯火。

危楼高百尺,手可摘星辰。那夜幕中的星光云绕,像极了很多年前她点燃的孔明灯。

“妾身只是有几句话想说罢了,不吐不快”

“费尽心计引得九州大乱,以天下为局,借机夺权,妾身不悔”

“用你我旧情将你困傅于妾身身旁,用天下大义比你不得不选择妾身,妾身不悔”

“妾身唯一后悔的就是,当年没敢赌上更多”

他们之间,纠缠了太多,也太久

始于雪夜寂静无人处

终于星辰万家灯火地】

『您不是很能说吗?有种您别怂,直接告诉他你是拿什么换他轮回的。』

『这两个人真的是,都瞒着对方想为对方好,只能怪造化弄人』

『敛芳尊你不是很能说吗?告诉她,她当年喝的药药引是你的血吖,告诉她你不怨她呀,你回头看看,错过了今日便是真的永远错过了』

『艹,瑶瑶死后芷妹一直自责,觉得如果瑶瑶不是为了给她治病耗费的灵力与精血那天根本就不会死,芷妹死后瑶瑶一直自责如果不是为了他,芷妹就不会折寿』

『平时一个比一个能说,遇上对方的一个比一个沉默』

对上金光瑶看她的眼神,她只能笑。

“妾身在,一切都还未发生呢”

————————————

大家快去参加活动吧,第二组文也发了。那个真的,不要那么急着先猜,都看一遍再猜。

顺便一提,有个小可爱我注意你很久了。截止到目前为止你已经在八篇文章下面猜了是我。

评论(14)

热度(321)

  1. 共7人收藏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