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宸泽兰

明月不渡,清风不染
金光瑶/苏白芷是心尖朱砂痣

不染风月

这是一个刚刚写作文的时候突然冒出来的脑洞,细节经不起推敲,大家看看就好。(在下觉得自己可以开一个脑洞合集了。)

<<大家可以猜一猜除了金光瑶外,其他四个人是谁?猜对了有奖励。(应该都是很熟悉的角色了,提示一下:美强惨)从题目就可以看出,这篇文章的性质了。不谈风月,不忆旧情,走肾不走心不好吗?

————————

金光瑶没有心

每一个曾经在黎明前望着他的背影出神的人都这样说

他在不同的世界扮演着不同性格的人,从来没有出过错。这是很令人惊诧的事情。不过如果是他的话,好像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因为他是金光瑶。

金光瑶没有心

与他同一批被系统从各个小世界中选出来的轮回者们死的死,伤的伤,疯的疯,又或者是从天真无邪长成阴郁残酷,只有他一如从前。

闲暇之余他也曾想过为什么呢?

这个问题再简单不过了。

因为他从炼狱爬出,再也不信光明。无论是他的曾经,还是后来他所接手的任务,他一次又一次的活着,却又无限接近于死亡。

从黑暗中来,最终融于黑暗。又哪里能找出不同?

他与那些心理出了问题的轮回者们最大的不同便是他很早以前便已心死如灰。所以他不去奢望那些他人给予的,不去乞求那些可能得到的温柔。

他会亲手拿到他想要的一切。

因为他再也不必去伪装,因为他沉沉睡于黑暗之中,所以他活得格外肆意,又与世间格格不入。

#

过于艳丽的容貌容易引来捕食者。

大多任务世界中他总是独来独往,事了拂尘去。但这并不代表他的身边没有追求者。

他见过各色美人,兴致来时,他也不介意陪他们玩一玩。

然而他到底不是笼中的金丝雀,他原是搏击天空的苍鹰,深海沉沦的巨鲸,所以他从不为任何人停留,无论是何等的美人。

渣的明明白白,坦坦荡荡。

他不谈风月,因为他本身便是人间最艳最纯的风月

#

他偶尔也会想到过去的事情。

是在什么时候呢?

在那些追求着他的各色美人近乎崩溃的质问他到底有没有心的时候。

于是他会在这个时候想起那个雨夜,那声惊雷,那柄灵剑,那些快要在他的记忆中模糊的脸。

只是这些大多转瞬即逝

于是他温柔地俯下身来,擦去美人脸上的泪,然后将答案轻轻地在他们耳边呢喃。

“大概,没有吧……”

于是他们愣在当场,然后用或怜惜或悔恨的语气告诉他“没关系,我会将我的心给你,教会你爱。”

金光瑶便笑了。

笑到眼角泛红,笑到胸口仿佛又隐隐约约疼了起来。

都是假的。

他心口的伤早就好了。

笑着答应那些美人的是他,任务结束后毫不犹豫转身就走的也是他。

他曾将一颗真心奉上,被那人弃之不顾,他实在怕极了再次受伤。

于是,他亲手扔去了自己的心

孟瑶有心,但他死了。最后一缕魂魄也未曾留得

金光瑶没有心

#

主神死了,连同他的那些追求者们一起死在了反叛的轮回者们的手下。

旧的系统正在被销毁。

金光瑶一身是血的站在曾经富丽堂皇的宫殿里,面上看去无悲无喜。

他伤得实在是太重了,可他还是站在那里。原先的衣裳看不出颜色,因为已经被鲜血染透,极黑的发,极白的肤,极红的血。

但没有人敢小看这位看起来病弱的美人。

没有人敢小看在场满身是血的伤者

昔日的荣光已经不复,他们将谱写新的章程,开启新的荣耀。

他实在支撑不住,倒下。因为他知道不会有人将他如何。

他口中说着自己已经没了心,但他们已经在千万次的轮回中将对方归入家人的身份中。

伤势最轻的青衣男子急忙跑去,在察觉到那人的生命特征时亲亲呼了口气。

然后大家都笑了

他们五人在这千万年的岁月中互相试探,原来结果早就在心中。

#

有些伤可以轻易治疗,有些伤的治法却奇特。

主神那一掌金光瑶伤的最重。

素衣白袍却尽显尊贵的公子在藏书阁中泡了两天,终于找到了解决的方法。

“简单来说,就是骗感情喽。”听完他的话,金光瑶言简意骇的总结到。

“补充一下,是回到各自的本源世界去骗感情。”青衣公子敲着手上的折扇,像是想到什么不好的回忆,皱了皱眉头。

——————————

因为瑶瑶伤的最重,所以瑶瑶最慢结束,要骗的感情最多。师兄们自己的伤好了之后肯定会去找弱小可怜无助的小师弟的。

然后就是喜闻乐见的夺瑶之战。

实不相瞒,在下已经脑补完了过程,只不过存稿箱一字未动罢了。

大家不妨猜一猜已经给出提示的两位,猜对了有奖励。


评论(11)

热度(53)

  1.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