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栀北宸

明月不渡,清风不染
金光瑶/苏白芷是心尖朱砂痣

截图为证,热评第一就是点梗内容啦😜

各位放心,开学之前我肯定能写出来


新年快乐,各位

大家都要平平安安的

我有一个朋友,他终究如愿。

我有一个朋友。

他是一个长得非常帅气的男孩子,肤白貌美大长腿(好像混进来什么奇奇怪怪的词)和我勉强也能算是半对青梅竹马了。

他比我大,小时候两家父母工作繁忙,一直以来他在我的生命中都扮演着哥哥的角色。

是真的很温柔。

因此才格外容易被伤害。

#

可能真的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吧

多年之后,当年在胡同口嬉笑的男孩和女孩长大了——他弯了我腐了。

其实这么说也不算很贴切。

只是他爱上的那个人,刚好与他拥有同样的性别罢了。

多简单的一件事啊

多复杂的人性呀。

##

时至今日,我仍然忘不了那天奶茶店里,在我记忆中除了文科一向无所不能的他小心翼翼的向我发问的模样。

那天奶茶店里的人很少,而我们坐在最里端的角落里,背景音乐声音很大。

尽管如此,他仍然把声音压得很低。

他尝试用开玩笑的语气把那句话说出来,但很明显,失败了。

“我要是给你找一个男嫂子,你介意吗?”

我在那一刻猛然间意识到,他想询问的不仅仅是我的态度,更是周围人的态度。

人们常说爱情是两个人之间的事。

或许爱情是。

但生活不是。


我能感受得到他是认真的。

我抬起头来看了一眼他,思考了一会儿。

“也不是第一天认识我,我是个腐女这件事你应该也很清楚。”

“现时cp也不是没嗑过,糖很甜,但是少了一份真实。嗑cp嘛,重要的是开心就好,毕竟事情真相如何大家彼此心知肚明。”

“啊,我好像把话题扯远了。虽然知道这样说很不好,但是作为你的妹妹,我还是要先提醒你。”

“这样的恋情,不被大众所接受。”

“你真的确定你和他之间是爱情吗?”

“真的踏出那一步,你们就没有回头路。”

“如果你真的确定了,那我没有什么好说的。阿不,还是有的。祝你们百年好合。”

“这个社会包罗万象,人们的接受度没有那么好,也没有那么差。”

“我大概是不会反对的”

我不知道我的做法对不对,但我问心无愧。

而我那位长的很帅气的朋友将他的手机推到我的面前,指着照片上那个男孩说。

“这是你嫂子”

我又突然开始相信网上的那句话“当你看着喜欢的人时,眼底的星星藏不住。”

###

平心而论,光看照片,我其实没有get到那位的颜值。

也不是说他不好,模样很清秀,小哥哥长的也不差。

只是看起来和我那位朋友风格不太一样。让人很难想象他们相处起来会是什么样的光景?

但是后来我见到真人后就不这么想了。

我的那个朋友在奶茶店向我发问时他们模模糊糊的快要把那层纸捅破了。总之等又一个学年过去,刚刚才从江苏考卷中挣扎出来的我就被告知他们在一起了。

那年暑假他没回来。

我知道他在顾及着什么,我也知道他在怕什么。

但有些事情我没法劝。

说到底,局外人的感同身受,又有什么用?

具体过程我不太清楚,反正我第一次见到那个小哥哥时,他就站在我朋友的身后。

两个一米八左右的大男孩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悄悄的十指相扣。

那一瞬间,我觉得他们真的般配极了。

用一种非常抽象的话语来形容就是他们的气场十分融合,没有多轰轰烈烈,就是这种细水长流的温馨和少年的青涩突然就触动了我的内心。

我觉得我这个电灯泡亮得过分。

“叫嫂子”

“嫂子好”我配合着某个大魔王,突然很惊奇地发现小哥哥的脸红了。

啊,我又相信爱情了。

####

该来的总会来,躲不掉。

他们的事情到底还是被阿姨知道了。

是我朋友自己坦白的。

没有想象中的大吵大闹,阿姨只是没收了他的通讯用品让他自己冷静。那段时间我常偷偷在他家后院附近徘徊。

他的动态很久没有更新了。

嫂子的也是。

有时他看见我会冲我一笑,仍然是记忆中的温柔,到底不一样了。

朋友的假期有限,阿姨不是真的打算一直这样。到最后那几天,我几乎天天可以听见阿姨将“我这都是为了你好”挂在嘴边。

“你们还小”

“我这都是为了你好”

他将自己锁在了屋内。

阿姨请我来讲我的这位朋友带出屋外。他在怕,她也在怕。

在我上楼之前,那个一直以来表现的强势的不得了的夫人突然问我“他身上是不是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的事?”

我其实有感觉到她知道自己是个不称职的母亲,这几年她在努力成为一个合格的母亲。但是中间逝去的时光终究不可逆流。

那些伤害也是。

我不知道要怎么说出口。

她的神色悲戚,却依稀能从眉眼中看出爱,这才是我最感到悲哀的地方,这样的神情我曾经见过无数次。

“以爱之名”

多么熟悉呀

#####

“阿姨,你听说过抑郁症吗?”

是轻微抑郁症,好在一切都过去了。

我有的时候又觉得我那位朋友其实是很幸运的,嫂子陪他走出了黑暗,他找到了他生命中的光。

######

我无意在网上卖惨,有关这些的话题也就一笔带过好了。

我从前从未想过有一天我会用『我有一个朋友』这样的句子开头,写的还是身边人的悲欢。

阿姨最后还是同意了,我在房门打开之后就退场了,把舞台留给他们母子二人。

我不知道之后发生了什么。

但是也糟糕不到哪里去了,那天晚上我的朋友敲开了我家的门。看得出来,他才刚刚哭过,但是他的眉眼间又带着少年的朝气。

我一时间有些恍惚,实在是因为有很多年未曾见到他这副模样了。

“哥后天就走,你一个人在房间里的时候把窗帘拉开。”

“多晒晒太阳,别总缩在黑暗的房间里。”

“好”

我很认真的承诺。

他也很认真地叮嘱着。

我知道他要去追寻这世间的美好,我知道他最终与家庭达成和解——也许阿姨现在还不是很能理解——但是一切都在朝着好的方向发展。

2019年年初,嫂子的动态恢复更新。

只是一张图,我的那位朋友啊,在月光中望向他的深情温柔。

2019.5.20日那天,他们各自发了一张照片。一个配字,余生有你,一个配字,你是余生。

那天是他们三周年。

就在昨天,他们终于决定回来见家长了。小哥哥从衣服里拿出一个红包递给我“改口费”他的声音很好听,在我朋友的注视下红了脸。

真好。

也许他们周围人有人不能够理解他们。

但现在他们终于可以明目张胆的拉起对方的手。

再也不放开。

真好。

开车吗?

在下写碎玉结尾那一段的时候激动的不得了。

现在也没有什么别的愿望,就是想开车。就是想把碎玉的那辆车肝出来。

黑化涣和眼尾发红双眸含泪瑶(听一听这都是什么不理智发音)有人想看吗?

有什么软件推荐不会被禁?


【曦瑶】碎玉(上)

<<黑月亮持续在线,结尾有肉渣,破镜重圆。有小朋友组甜甜的恋爱日常一带而过。

<<时间线等同于没有。私设聂大死后金光瑶才娶得的夫人,所以文中阿瑶与蓝大身心双洁。这下只是个小垃圾,ooc在所难免,如有不喜退出便可

——————————————

(0.)

    多年以后,回忆愈发黯淡,独你艳烈愈显,终成执念。

(01.)

    修真界人人尽知,碎玉招邪。

    名扬天下的泽芜君随身携带着碎玉

    无人不知。

    蓝家嫡系弟子见那碎玉,只觉眼熟,而后恍然大悟——那是早年云生不知处通行符,纵使修复过,可那蜿蜒的裂痕仍盘屈着,缺了的一角是那么显眼。

    金家家主金如兰见了也只冷笑一声,却不再言语,少年人满身的凌利早已被岁月磨平,一声意味不明的轻笑不知是在嘲讽迟来的悔意还是在嘲弄少年如火的情谊——明艳也脆弱。在他尚未即位时他曾在小叔叔的身上见过,后来他自己也有了一枚——再后来一枚玉碎,一枚积灰,也不过如此。现实教会了他人生的残酷,金家不比当年,他必须坐稳家主之位,否则悬在他头顶的利剑将会毫不留情的刺下。

    时光对他们而言似乎并不是那么的重要,几乎是眨眨眼然后才恍然发觉当年熟悉的那批人已然入土。修真界辈有人才出,当年街头巷尾都在议论的大事经年后再也激不起波澜。如今的小辈们又哪里知道曾经有少年郎单枪匹马卧底温氏,从尘埃之中爬上云端……再由云端坠落。

    而那些修炼有方因此格外长寿的,哪一个不是人精?有人摇着折扇目光沉沉,有人冷哼一声意味不明,有人叹息连连无能为力……可他们都不约而同地选择了绕开这个话题。

    说与不说,劝与不劝,早就没了意义。

    不管那块玉曾是什么,承载了怎样的痴念,寄托着怎样的情谊与回忆

    它已经碎了。

    如今,也就只是一块碎玉罢了。

    蓝曦臣一直未曾取妻。可他到底还记着他是一名宗主,于是从旁支过继了一个孩子在膝下好好养着。

    只是他偶尔,偶尔会盯着那块玉久久地出神——这实在不像是泽芜君会做出来的事情。

    关于那块碎玉其实是他红颜早逝的心上人留在人间的遗物的传闻扶摇直上。

    他初次听时,怔然。

(02.)

    有爱慕泽芜君许久的女修在同窗的怂恿下鼓起勇气向他表明心意。

    却在瞥见他轻抚碎玉时温柔得过分的神情时慢慢哑了声。

    她最后问:“不知这玉的原主是谁?”

    那人目光悠远“是涣早也无处寻觅的故人”他顿了顿,续而灿然一笑,“是在下未及迎取的夫人”

    他本应美玉无瑕,怎奈落根于污泥之中。

    金宗主

    金光瑶

    阿瑶

    阿瑶……

    那求而不得最终化为执念,而执念入骨又让他催生出从前从未有过的想法。

    寒室的墙壁上,那少年郎栩栩如生。

    爱与恨早已不可分割,最终在心底酿成一个昏暗的念头。

    如果当年我阻止了阿瑶,结局会不会不一样?

    你合该属于我

    我们会是彼此最亲密的存在,再也没有人能将我们分割

   他在无知无绝中跟着那人走出神坛,赏人间风花雪月,在红尘中留下了羁绊,如今又怎能做回曾经那个无欲无求的温润君子呢?

    他知自己心境不对,却放纵自己在这浮沉之中。

(03.)

    蓝曦臣死前,面朝观音庙的方向弹奏了一曲问灵。

    “阿瑶,我来陪你了”

    “我来践行当年那个未尽的承诺了”

    “你是否还在怪我”

    “阿瑶”

    他有太多的心思付诸在琴音之中,就像当年闭关时一样。却从来没有得到过回应。

    一次都没有。

    他收敛了笑意,琴音愈发缠绵缱绻,眼中的执念清晰可见。

(04.)

    金光瑶收敛了琴声,坐在矮桌对面的聂明诀神色依然不好,睁开眼望向他时的目光一点也不像是在望着他的结义三弟,他的救命恩人。

    只要我在这里,他的心情又怎么会好呢?金光瑶要颇有些自嘲的想到。那声“娼妓之子”仿佛仍在耳边。

    很快了

    自己的计划很快就要起到作用了。

    清心音,乱魂抄

    他乖巧地,一言不发地收了琴走出房间。外头阳光正暖,可金光瑶一刹那间恍然坠入地狱,遍体深寒。

    蓝曦臣站在拐角处,只是看着他,目光深沉。

    蓝曦臣并没有发出半分声响,修真界第一公子的头衔不是说说而已。

    金光瑶最后的记忆停留在那句清浅而又缱绻的“阿瑶”而后一阵天旋地转,只记得朦胧的玉兰花香。

    再次醒来时已经在云生不知处内。更准确一点来说是在已经布下了隔音阵的寒室内。

    他的一颗心不住地往下沉。

    二哥都听到了吧

     一向能言巧辩的敛芳尊几欲张口,到底是无从解释。而他的好二哥只是凝视着他,脸上温润的笑意已经淡去了很多。显得冷漠又疏离。

    “乱魂抄”

    他看着眼前心上人神情慌乱,眼角染上了殷红却不自知的模样,突然想起很多很多年前——在他还未重生前——一直压在心中最隐蔽的那场梦境。

    金光瑶的模样甚是精致,他从前便已知晓。他曾无数次在梦中勾勒出这副模样,但人的欲/望总是无尽的,如今如愿以偿重新见到他后又总祈求着能够得到更多。

    哪怕明知这是错误的。

    他大概会怨我。蓝曦臣的神情不变。他们之间已经足够荒唐了。

    他凝神望着面带哀求的,让人想要忍不住将他欺负到双眼泛起水汽的心上人,用一种带着蛊惑的音调,在他耳边轻轻呢喃“阿瑶,涣可以帮你”

    “只要一点小小的代价,阿瑶”

    金光瑶抬起头来,他心中的皎皎银辉亦回望着他,那双眼里包含着太多的情绪,但绝对不是失望。

    他本能的觉得不对,却发觉自己没有办法提起力气。

    “二哥”他小声地喊着,似乎想要将蓝曦臣唤醒一般。他自然能够看出这位是真的泽芜君,却还是担忧对方是否修炼出了什么问题,以致性情大变。

    回应他的是一个与往常别无二致的温润的笑容。

    还有正在轻轻解着他衣袍的动作。

    他的身体一下子僵住了,年少时的回忆涌入脑中,还有那句困扰的他无数个日月的“娼/妓之子”

    连二哥,也是这样看我的吗?

    卑贱不堪却妄自奢想着那月辉也能照拂一二。

    他几乎是慌乱的,用残存不多的力气抓住蓝曦臣的衣袖,无助的摇着头。泪珠滴在浅色的袖子上,漾开了深色的花。

    他的神明如他所愿停下了动作,带着怜惜的抹去他眼角的泪珠,说出的话语却带着残忍。

    “阿瑶莫要哭了,现在变哭的这般厉害,届时又该如何?”

    他在金光瑶近乎绝望的目光下,轻轻解开了自己的抹额。在他眉心朱砂处落下了深情一吻。

    蓝曦臣不敢看他那双黑白分明的眼,他怕在那双眼里看见恨意。

    金光瑶的双眼被抹额遮住了

   

   

我觉得《金光瑶表示不行》这篇文接下来的走向就完全可以按照修罗场来布置了。

主世界蓝大:你不爱我了,你引得他们为你神魂颠倒,让我太没有安全感了,我觉得我们之间需要有一层让全天下人都知道的关系,所以阿瑶我们结婚吧!

蓝月亮啊,你看你父亲直接把人锁起来的囚禁p/lay,再看一看你家弟弟“带回去藏起来”至此,天天天天的美好生活,这么多的套路,任你选择。

颅内脑补了一下穿着各家宗主夫人服饰的瑶瑶,我可以我太可以了。

好了,现在还剩下最后一个问题。

我想看这个系列的二,我很想知道这中间发生的故事,有哪位太太愿意写吗(顶锅逃跑。

金光瑶表示不行【三】

<<脑洞改文,片段组合,不喜勿喷。前篇系列内自行寻找。

<<穿越奶爸组的时间线阿凌六岁时。

<<放飞自我,ooc这个词不想再重复。

————————

       穿着蓝家校服的真•蓝夫人•金光瑶与穿着江家校服的真•江夫人•金光瑶遥遥相望。

       主座之上,真正属于这个世界的金光瑶嘴角的笑意快要维持不住了,他的目光扫过神色各异的仙门百家,知道这件事情已经完全没有办法解释清楚了。

       仙门众人此刻确实是心情各异——刚刚被迫接受了仙门第一颜值断袖这个在未来必然发生的事实,又被迫目睹了大型“红杏出墙”现场。

       只能感叹真不愧是金光善的孩子。

       如出一辙的风流。

#持续风评被害中。#

#不要怕,当你以为事情很糟糕时,你会发现他能变得更糟糕#

       魏无羡震惊的看着身旁自家发小,又看了看不远处那个刚刚解释完的,未来的江澄,只能惊恐地瞪大了本来已经很大的眼睛。

       怎么说呢,身为蓝夫人的敛芳尊吧,进退得当,仍然是记忆中这个八面玲珑的妙人,除了周身那气韵清雅了几分,似乎也没有什么不同的地方。但是旁边那位身为江夫人的就不大一样了,真要说出个所以然吧,又不知道到底该怎样形容。思考良久,他终于想起来那熟悉的感觉是怎么回事了……那是一种为人母的慈爱。

      吓得他赶紧把脑中这个想法抛溜出去。

      然而,莫名觉得有些道理。

# 在推开新世界的大门边缘徘徊。#

     要说在场最委屈的,那定然是本世界的蓝曦臣了,他不傻,当然能猜的出来是平行宇宙,只是越是这样想越觉得委屈。

     其实我也并非他唯一的选择。

     要是有一天,阿瑶选择了别人……

     这样想着他,仿佛真的见到了那样的画面,一时心下酸涩,不由轻轻唤着身旁的人“阿瑶”

      回应他的是一抹轻笑。

      不同于面对旁人时的虚伪,衬着眉间的朱砂,美得惊心动魄。

      不同于那边他们恩恩爱爱,眉目传情,这边本世界的金子轩,魏无羡,江澄三人已经吵开了。

        “好你个江晚吟,我真心拿你当小舅子看待,你居然想拐我家阿瑶!”

        “无凭无据,金孔雀我告诉你,人不能乱讲话的。”

        “唉,师妹,我也没有想到你竟会断袖”一边说着某个戏精还一边装作惊恐地抱住自己“那我与你从小竹马竹马,岂不是……”

        顶着含光君的死亡凝视,对着自家姐姐含笑不语,仿佛懂了一切的眼神,江澄诚觉人间无爱。

   #姐,你到底懂了什么?#

  #不,你别说。我不想知道。#

   #我不是我没有你们不要瞎说,我和他之间清清白白#

       某个戏精正笑得特别大声,然后待到白光一闪,看着从阵法中新出来的两个人之后,威名远扬的夷陵老祖魏无羡就笑不出来了。

         金光瑶也笑不出来了。

         无论哪个都是。

         等到在场众人都把目光投向自己时,魏无羡心里只剩下一句话

        艹

       虽说新走出阵法的两个人一个是魏无羡一个是金光瑶,但是已经有了先前的两对做铺垫,众人本不该做这样震惊的反应。

        原因无他,只因为那位唇色红润的过分,如玉的耳垂如今染上了艳色。说不尽的勾魂。

       好的呢,明眼人都知道,刚刚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

       不同于先前——包括现在高台上坐着的那位本世界的——金光瑶,新来的这一位身上没有穿任何有代表性的服饰,只是一袭玄红色的衣衫,配上那副容貌艳极美极,却又丝毫不显女气。眉眼间是难得一见的潇洒。

       最是少年意气时。

       ——————

下期预告。

A羡挑了挑眉,轻笑着反问本世界的魏无羡“孤a寡o,竹马竹马,暗生情愫,干柴烈火,情难自禁……”话未说完,已叫那位羞红了脸的美人捂住了嘴。

不过他那得意而上挑的眉眼无声地向在场众人说出了补全了刚才的话。

“有什么不可以的?”

我爱的人啊

我爱的人啊

——

一个被世人百般轻贱,生生坠入尘埃中,功名无人记,七十二颗桃木钉下,再不入轮回。

他经受过种种磨难,从地狱深处登上至高位,可人间污浊,从未真正将他浸染过,那千余瞭望塔修成时,旁人又怎能得知他心意。

只叹一朝坠落,魂不复。

多年后,又有几人能忆起灼灼朱砂,也曾红得耀眼。

——

一个百年孤寂,华服之下满身伤痕,再无人可诉。

血染玉阶,辞镜第一次见血时,也是她好不容易觅得的那点人间温情不复之时。

当年落闲山庄那群闲云野鹤的少年的,如今,一个接一个站在权力最深处。

又能有几人忆起,最初最初,她只是祈求至亲回眸的少女罢了。


我恨不能将其奉若神明,

可是总有人能借着爱的名义做出伤害他们的事。

总是如此。

二次元是,三次元也是。


#

#

#

我哭的好大声,失智发言,八百层迷妹滤镜,黑粉勿扰。

我不管他们就是最好的。

一定会有那样一个世界,他们能够完全心之所愿。


【众cp群像】往后余生

<<元旦贺文,众cp群像,夹带私货,都给我把盒饭吐掉!!!!

<<即兴摸鱼,不要嫌弃吖。

…………………………………………

——云深不知处内

毛茸茸的白团子们缩成了小球,几近于雪融为一体。

黑衣俊朗的少年正抱着一团兔子,那张褪去了稚气的脸上是难得严肃的模样。他的容貌这些年里与过去愈发相似,却又有着不同。命运悄无声息的改变了太多,却从未磨灭过他心中的赤诚。

他动作轻柔的抚摸着怀中的兔子,少年时的意气风发恍如昨日。有人为他撑起了伞,白衣君子那浅色的眸中,只有天地间这一抹异色。

这些年里他们游历八方,看着外界从质疑不屑逐渐认同,只是握紧了对方的手。他们曾在最美好的年岁终行终远,连生离死别都未曾将他们分开,如今兜兜转转终于修成正果,早已没有什么可以让他们分开的了。

“在想什么?”

他不回答,只是侧过头盯着那双浅色的眸——只映出了他一人——正如他的眼中一般。然后,他说“蓝二哒哒,羡羡结丹啦!!”

像一个少年一样,眼中的得意与开心满的似乎要溢出来。

“以后漫长余生,羡羡都赖上你了”他眉眼上挑时满是少年意气,这人间瑰丽最终未曾与他分离。而蓝忘机只是将人圈在怀中,任由他们气息交融。

他说“……好”

他们还有漫长岁月,年少时那一缕阳光最终落在他们身上。

便再也不可分离。

###

——金陵台上

金凌面无表情地看着某位不具名金孔雀看着自家娘亲傻笑。

#阿离真美#

#这么好的人是我夫人#

#嘿嘿#

金凌表示没眼看,抱起仙子打算去找自家小叔叔,然后就在出门时收获了一只蓝思追。

少年年岁尚轻,眉眼间的朝气夺目的紧。周身温婉的气质多少中和了一下这种感觉。

——像举世无双的名剑,一下子夺去了金小公子全部的注意力。

他单单站在这里,便是金凌的风花雪月,他无可避免的红尘。

金凌都又岂知他早已成为蓝思追心尖最艳的朱砂。

——小公子笑容明媚又骄矜,只一眼,便误了余生。

元旦佳节,夜猎并不是一个好的选择。

他们并排走在兰陵的街市上,有烟花在他们头顶炸开,一朵接着一朵,金凌突然很想看一看,蓝思追此时的模样。

于是金小公子就转过头去,看那人一向素雅的脸上染上了异样的红晕。

最是人间美景,他们双双坠入人间红尘之中。

那个白衣俊俏的少年郎啊,拉着眉眼间满是傲气的小公子的手,伸向了自己的抹额。

束发散开的时候,蓝思追看到面前的少年少见的红了脸。

而金小公子听到他问“阿凌,现在知道我的心意了吗?”

又怎会不知

少年人的爱意,眼里心里满是对方,哪里能藏得住?

最是赤诚,最是热烈。

年少时若曾经遇见过能够惊艳一生的人。

那便抓紧了他的手,再不松开。

###

——浮生殿内

每年元旦,总是少不了几场宴请八方的聚会。

主座之上,敛芳尊面如冠玉,眉间的朱砂更衬得他相貌迤逦,可没有一个人敢因此而轻视他。

席下不少女儿家含羞带怯地偷偷看着他,却大多在看到他神色温柔的轻轻抚摸着腰间那块卷云纹玉配时,低垂下眉目。

——那般柔情珍对的,该是怎样的绝世佳人呢?

作为在场唯一有幸见过“佳人”的长乐殿下但笑不语。

#单身狗没人权#

#一脚踹翻狗粮#

#仙门第一的颜值称为“佳人”好像也没有什么毛病#

晚宴结束已是深夜,都不想屋内早已有人在候着他。

那人只是看着他笑,恍如当年。

却又到底有什么不同了。

温润如玉的君子向他轻唤了一声“蓝夫人”眼底的笑意真真切切

金光瑶曾是蓝曦臣的美玉,是他的阿瑶,是他想藏起的牡丹,是他心间唯一。

后来他终是如愿以偿

蓝夫人

蓝夫人

金光瑶一袭蓝氏校服站在阶下转头时,是蓝曦臣为数不多的失态时刻之一。

他又怎知,运筹帷幄的敛芳尊心中有多愉悦?

我心怀明月,皎辉落人间

浮幽的正装本便像婚服,龙纹凤迹,大红的绸缎,那人因饮酒而面露潮红,眼尾悄无声息的化开淡淡的红,眉间朱砂更添艳丽。

像极了他们大婚那日

可他的肤白如雪,腰间又挂着素白的卷云纹玉佩,一头乌发尽散,披在脑后。

昏黄灯光下勾人的紧

他像只小狐狸一样,轻轻在蓝曦臣面前解开了外衫……


最近事情有一点多。

谁都不想临近过年还要在创作平台上,因为抄袭的事情而吵起来。

统一回复:半次元上的那位根本没有找过我。

我之前已经发了声明,我没有想到他还能坚持到现在。

不好意思,我没有给过授权。